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答案与结果不同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六十三章

    答案与结果不同

    ————————————————

    .....

    那发黑的血液就着腐烂的肉在那狰狞面孔的大嘴咀嚼当中成了一滩肉泥。

    半条臂膀惊恐的瞧着那狰狞的面庞,仿佛是瞧见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瞬间转过身就想要逃走.....而那狰狞之后,一根黑色钩子划出,瞬间勾在了那女妖的琵琶骨上面。女妖当即失去了所有的力道瘫软的倒在了地上。

    而那狰狞的大嘴则是慢慢将那半条臂膀给吞进了肚子当中。

    至于他身后的李隆基在瞧见那面庞时,他脸上出现了真正的恐惧。

    一种夹杂着浓郁悔意的恐惧。

    “看来陛下还记得本座!”

    那狰狞的声音爆发出威严的声音,并朝着李隆基往前走了几步。陆安康心中不安,瞬间踏出七星罡步挡在了李隆基和那狰狞的面庞之间。

    陆安康直视着那狰狞,他似乎早就已经猜到那面庞的主人正是钟馗。只是没有想到这才一月多的时间,他便已经成为了阴府大将。陆安康瞧着他擒住女妖的钩子,这般专门克制阴邪的东西,可不是地府虽然送人用的。

    “又见面了!”

    陆安康冲着钟馗笑道,钟馗则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其中大多数原因是因为他的面容太过狰狞,让人心生惧意。

    钟馗道:“你小子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又或者你分明就知道我会现身?”

    陆安康摇摇头:“我可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只是这一次,钟馗没有笑。一把将陆安康推开,给这猝不及防的一下,陆安康一个踉跄险些撞到地面上。钟馗瞬间立到了李隆基跟前,用一种质问的语气发出声音:“你现在还嫌我丑吗?”

    李隆基站在那里。

    即便他是皇上,即便他是天命之子。

    但他终究是人——

    他的脸上挂着的是来自于人最本源的恐惧之色。

    他沉默许久,钟馗也不厌其烦的等待了许久。

    “寡人没错!寡人的确不喜欢丑陋的东西!

    李隆基的前半句话让陆安康替他捏了一把冷汗,有那么一瞬间陆安康脑海中都出现了他被钟馗瞬间吞了画面,但好在后半句:“但寡人很后悔因为我的个人偏见使得我大唐少了一位栋梁之才!”

    不愧是当皇帝的,权术玩得就是溜。

    只是两句话的话功夫,即认可的钟馗的能力,又表明了自己的立场。那余下来的功夫,便是削去了钟馗不少的怒气。

    陆安康瞧着四周,大堂内除了两人,与钟馗和女妖,不见有其他人。应该是钟馗做了手脚。

    钟馗伸手一推,将李隆基从虚空中推出去。

    大堂中便剩下了这三个家伙。

    “这女妖你打算怎么处置?”

    陆安康瞧着已经被制伏的女妖问向钟馗。

    钟馗瞧着已经被锁了琵琶骨再无法反抗的女妖,然后告诉陆安康:“这女子本是十六国时期的一位公主,却心系了一个寻常书生。这显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书生为了她殉情,而她则是在愧疚当中被自己的父皇下嫁给他国的国主,结婚当日,她便自尽了......”

    这本该是一段孽缘。

    而这孽缘却随着女妖怨气难平,持续了将近四百年的时间......

    女妖对这份爱的执着,让陆安康对她的态度有了些许的变化。他瞧着那女妖......

    因为钟馗施法,使得三者所处的空间与现实脱离。她只能隔着虚空不断的呼喊着杜平的名字,却始终得不到对方的回应。

    陆安康走到她面前问她:“所以,这便是你帮助杜平的理由?”

    女妖只哭,不语。

    陆安康继续说道:“可是你在这世上滞留了四百年,也应该清楚,沧海桑田,连天地都在变化,更何况是一个人呢?”

    女妖还在哭,但在她哭的同时,她始终不愿相信:“杜郎他不会变得。他不会变得。等到我帮他恢复了记忆,他便会如起初一般爱我的!”

    痴情的女子,让人再也恨不起来。

    对于女妖,已经成为了阴府大将的钟馗,招来手下阴兵将其押入地府。比起这个痴情的女妖,真正可恨的是为了一己私利而出卖朋友的杜平。

    “他是活人!应该交由你管!”钟馗说道,随即看向陆安康,再看了看他手中那把无名刀:“你这把刀当真是不错,若非是它,我应该跟其余的孤魂野鬼一样,到地府也只是被随意安置了......”

    我的刀?

    陆安康疑惑还没有来及提出,钟馗紧跟着说道:“还有,多谢你帮我照顾我妹妹钟灵,这些等到日后我会加倍奉还的!”

    许是因为刚成为阴府大将的缘故,钟馗在阳间呆的时间不能太久,在女妖被阴兵们带走的片刻后,他也跟着离开了。

    陆安康再度回归到现实当中,他疑惑的看着自己那把无名刀。因为吸收了女妖不少的邪气,而不再生锈。

    钟馗说是因为这把刀造就了他?又是什么意思呢?

    见到陆安康消失之后再度出现,前后只有那一个瞬息的时间差而已。

    “刚才发生了什么?那个妖怪呢?”

    就在所有人,连同着狄少白都疑惑的时候。

    李隆基突然站出来:“刚才才阴风作祟,乃是天变异色。应该是老天告诉我们,此案有冤情而非是什么妖怪。至于你们所看,乃是你们心中之恐惧。也恰是这冤案的源头......现如今,案件已经明了。狄大人!”

    狄少白上前一步:“李大人!”

    李隆基言道:“我看就可以结案了!”

    狄少白愣了一下后,当即点头:“是李大人,我马上安排结案!”

    期间,陆安康一直瞧着李隆基,而李隆基似乎在刻意的回避陆安康的眼神。直至他离开,都不曾在看陆安康一眼。

    但陆安康清楚,也只有他和李隆基清楚,在所有人都惊异的那个过程背后到底有怎样的真相。

    一个君王始终是不会当众承认自己的错误的。

    所以,钟馗应该也是意识到了一点,方才将两人带到了一个异世界当中,让陆安康成为了唯一的见证人。

    钟馗只是想要一个答案,并非是结果。

    回到现实之后,李隆基自然也就给他一个答案——那便是将杜平以欺君之罪,凌迟处死,但有一个限制。

    ......

    要秘密进行。

    ......

    当这个结果下达的时候,陆安康明显意识到了什么。

    匆匆忙忙的便离开了大理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