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钓鱼郎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五章

    钓鱼郎

    ————————————————

    ......

    陆安康记得自己应该是从地下室往一楼去了。

    他要去见那个叫秋明的炫富男。

    但他看到的却是一条河——

    河水很平静,四周林子也很平静。

    陆安康意识到自己多半又给人皮路引带回到过去了。

    这次的任务会是什么?

    自然得先搞清楚这里是哪个朝代才行。

    陆安康在脚下找到了自己的包裹,以及本该被陈刃心藏起来的刀匣。

    包裹是人皮路引提供的?

    可是这藏着鸣鸿刀的刀匣又是怎么跟着自己来到这里了呢?

    唉!

    每一次穿梭似乎都会带来一堆麻烦的问题。

    就在陆安康准备背起那刀匣的时候,鸣鸿刀竟然消失了。

    难道是出现了幻觉?

    陆安康打开包裹,银两这次没了。甚至连官家的身份也没了......这一次的身份竟然只是一个——无门无派的三流侠客。

    “三流?高估自己了!”

    陆安康心知自己的武力值压根就不入流、先前的几次战绩也是借助着鸣鸿刀的威力爆发出来的突袭效果。想来人皮路引安排这样的身份,应该也是根据自己之前的战绩来评估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是不是随着自己战绩的提升,人皮路引接下来给出的身份也会逐渐提高呢?

    又或者,这本就是随机性质的安排。

    不好说啊!

    陆安康系好包裹,包裹里面实际上也没什么可用的东西,除了一把看上去材质不错的类似苗刀的长刀。人皮路引给陆安康指明了身份之后,便再度隐入到陆安康的体内。这应该是两者之间签下了血契的缘故。至于包裹里面其余的东西,也都是一些衣物罢了。背着包裹顺着河往下游而去,希望能寻到大路,找一个有人的所处,问一问此地是哪?又处在什么年间?方才能继续寻找任务相关人。而路上,陆安康则是不断的思索着人皮路引上那些出现的字符,这到底代表着什么呢?是自己每一次任务的记录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些记录能有什么作用呢?

    还是完全只是一个摆设?

    显然......人皮路引上哪怕是多一个字都应该有它存在的意义,只是自己没有查清楚,甚至于连这方面的行家蔡冯也似乎不太了解。

    沿着下游走了半日久,陆安康觉得有些乏累了。蹲在河边饮了几口水,河水甘甜可口。

    “还是古代的水好啊!天然无污染!”

    陆安康瞧着那清澈见底的河水,里面有鱼儿游荡的身影,顿时腹部传来了反应,走了半日也饿了。尤其是来之前也是加了不少班,没吃上饭。不如,先逮一条鱼填填肚子。

    随即脱去了靴子和袜子,裤腿和袖口都挽了起来。光着脚踏进了那略微清凉的河水当中。

    他摸了半响的功夫,奈何那些鱼儿太狡猾了。几次得手,却最终失了手。肚子越来越饿,陆安康正打算选择退回到河边,直接去寻别的食儿来饱腹。就在这时,一个明亮的声音从河对岸传来:“抓鱼需要的是耐心,明明下一刻就要抓到鱼了,你现在放了手,岂不是之前所有的付出都白费了?”

    这话是在提醒自己吗?

    陆安康望向河对岸,那里坐着一个拿着竹竿垂钓的少年郎,约摸着十五六岁的模样。只瞧见他嘴角动了几下之后,便再度保持冷静的姿态瞧着他脚下的鱼竿。

    陆安康仔细回想了一下他的话,最终再度将手伸到了河水当中。这一次,他抓到了。鱼虽不大,但饱腹的东西最起码是有了。

    陆安康抓起那鱼冲着对面那钓鱼郎摇了摇,并非是炫耀。那钓鱼郎也清楚这是感谢的一种意思。

    陆安康带着那鱼,背着包裹和带着苗刀沿着浅水走到了河对岸。停在了那钓鱼郎的跟前,之间那孩子身形枯瘦,严重营养不良在他的脸上体现的十分明显。

    陆安康没有打搅他钓鱼,就如同他刚才劝自己的一般。

    陆安康就在他身边,升起了一堆火,用这次人皮路引提供的苗刀将鱼鳞剃掉之后,便插在一根树枝上,慢慢炙烤起来。

    陆安康扭头看了看那个依旧没有钓上来鱼的少年郎,他最终还是忍不住走过去,在他身边轻声说了一句:“来我这里,咱俩一人一半!”

    “上钩了!”

    少年郎惊呼一声,陆安康急忙看向河中。只瞧见少年郎不断的扯鱼竿,奈何那鱼钩好像是钓到了石头一样,鱼竿弯曲的几乎就要断去。那少年郎死抓着不放手,与上钩的鱼儿使劲的叫着劲。

    终于,鱼竿承受不住重量,直接断掉了。

    在那一刹那,少年郎脸色都僵住了。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身边那个拿着古怪长刀的年轻人,忽然拔出了那把长刀。朝着水中直接投掷了进去。

    那长刀的刀尖不偏不倚的正好钉在了断掉的鱼竿中间,将其牢牢的钉在河中。

    少年郎惊喜的跳到河里面,不忘了跟陆安康说道:“多谢这位壮士!”

    少年郎扯着鱼线,不断的往岸边拉鱼,陆安康将长刀拔出来之后,也是伸出一只手帮着少年郎一同拉鱼。

    “好重啊!你这是吊了多大的鱼啊?”

    陆安康惊讶的看着少年郎,少年郎只是笑笑。等到陆安康和少年郎将那“鱼儿”拉到岸边的时候,方才发现不是鱼大,而是多。

    陆安康怎么也想不到,坐在那里一直不动的少年郎,竟然在鱼线的末端挂了足足十个钩子。

    十条鱼的重量集中在一起,那自然是重的了。

    好在那鱼线足够的结实,十条鱼顺利的给少年郎和陆安康拉到了岸边。

    陆安康那边烤的鱼也已经好了,甚至都有点烤焦了。

    他走过去,将那烤焦的鱼拿起,冲着少年郎问道:“不介意与我共享这块焦鱼吧?”

    少年郎嘻嘻笑道:“多谢壮士大哥,家中还有几个弟妹等着。就先回去了......”

    当听到这话的时候,陆安康能想到这样一个瘦弱的孩子身后还会有这怎样几个弟妹。他不顾焦鱼上传来的炙热,将鱼从中间掰成了两半,一半自然是递给了少年郎:“回去路上吃!”

    领下了陆安康好意之后,少年郎再度感谢的点点头。

    两人各自朝着两个方向离开。

    然而,套路就是套路。

    陆安康也应该晓得这一点了。

    就在他刚刚转过身的时候,人皮路引上传来了异动,他瞬间扭头看着那少年郎:

    “就知道,不会平白无故的遇到这样一个少年郎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