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疯狂的教徒
    ,!

    第十五章

    疯狂的教徒

    ————————————————

    ......

    次日,天空中阴云积了不少,将大多的天光掩了过去。

    到了中午,阴云越发灰蒙,似乎要下雨了。

    陆安康几人就在客栈的二楼坐着,那里有一处类似餐厅一处的存在。可供饮食,叫上了一些简单的食物之后,孩子们和沈万三便开始吃起来。韩林儿因为心中有事,又有伤在身,所以只是意思的喝了两口稀粥。至于陆安康,他端着一壶酒默默的站在阳台边,瞧着街上行色匆匆的行人。凉风吹在已经现出了酒意的面上,忽觉得有些寒意,正打算转身回到桌子旁时,陆安康似乎察觉到一样异样身影。

    那身影是一个青衣道长的打扮,二十七八岁,长得品貌端正,气宇不凡,聚在一堆书生当中,让人第一眼便能发现他的存在。

    也因为他穿了一件道袍的缘故。

    他坐在一群书生堆中,一直保持着沉默,有人敬酒,他礼貌的回应一下,大多时间,都和陆安康一样瞧着窗外街道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终于,他站起身,应该是等待的东西到了......

    街道上传来一个孩童哭声。

    那哭声绝望,惨烈,又在挣扎着。

    陆安康顺着那哭声望过去,只瞧见几个农夫搬着一个猪笼,猪笼里面困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不断踢打着猪笼。一旁还有一个男子不断的朝着猪笼里面孩子劝说着:“孩子听话!爹是为你好!为你好!”

    看到猪笼时,陆安康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更别说听到对面楼上的对话了。陆安康听力方面有着修炼的优势,所以,即便是隔了一条街,陆安康也能清楚的听到对面楼上那几个书生议论的声音。最主要的是眼前这只是一条小街,也压根就没有多远的距离。

    那书生们瞧着那套进猪笼里面的孩子,一阵唏嘘:

    “发生什么事情了?”

    “瞧这架势是卖孩子?”

    “不是卖孩子!”

    “都是这白莲教闹的!”

    “此人是白莲教徒,说是要把自己的孩子拿去献祭,便能换一生富贵!可笑不可笑?”

    “难道县令就不管管?”

    “多半连县令也是白莲教的吧!”

    “哈哈哈!这些白莲教,也就是能骗骗这些目不识丁的寻常百姓!”

    书生们的议论声断断续续传来,陆安康瞧着那个被套进猪笼里面的孩子慢慢被带远,思绪也紧跟着过去了。直到那边的书生有人问向了那位道长时,陆安康方才看了过去。

    “刘道长觉得我们说得可对?”

    面对着同伴的问题,那年轻道长只是微微一笑:“都对!都对!”

    紧跟着,他便发现陆安康的身影,看见了那双正盯着自己的眼睛时,他朝着陆安康礼貌的点点头。

    一旁的人不免好奇的问道:“刘兄认得那人?”

    毕竟,陆安康手中带着一把苗长刀,瞧着不像是他们同道中人,所以好奇一下也属合理。

    那刘道长只是面带微笑的回答:“现在不认识,或许将来能做个知交!”

    随即饮下杯中最后一口酒,对着众书生言道:“诸位,刘某还有事,暂且告辞!”

    说完,也不多留,转身下了楼,匆匆离开。

    陆安康瞧见那刘道长足迹是跟着那套在猪笼的孩子方向而去。

    ......

    要跟去看看吗?

    陆安康转身看了看身后沈万三和几个孩子。

    他最终摇摇头: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他尽量的劝自己不要去管这些事情,尽量的去劝......

    回到桌边,陆安康简单的吃了两口饭,便安排沈万三先带着孩子们回房里面。至于他和韩林儿,则是另外找一个僻静点的角落:

    “说吧,想让我怎么帮你?”

    “最直接简单的方式——杀了于成业!”

    韩林儿果断的说道,陆安康瞧着这家伙说‘杀’这个字的时候,眼神中杀气十分浓烈,之前那缺根弦的样子顿时有了不少的反差。难道之前是掩饰,又或者只是他表皮下另一张面孔。

    陆安康研究过一些心理学,每一个人都是多重面孔的存在。

    面孔与人格不同,却又极具相同。

    如同我们往常遇到不同的人便会有不同的状态一样,而非像小说中一位的死板,坏人就是坏人,好人就永远是好人的面孔。

    当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时,即便是坏人他也有着动人的一面。就如同眼前的韩林儿,他之前表现的怯弱,现在却又有了相对程度杀气一般。

    “他有一百多个教众,杀了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陆安康说道:“再来,你说得这方式完全就是在让我送死,不如按照我说的,你直接去通知你爹韩山童,让他不要参加这次会面好了。”

    “按照我爹的脾气,他越是知道会面有问题,越是会参加的!”韩林儿犹豫了一下:“最主要的是——我说的话,也未必管用。他一直都觉得我挺没用的。”

    陆安康言道:“所以,你这次是单独行动,目的就是想要证明你是有用的对吗?”

    韩林儿没有否认的点点头。

    陆安康也没有掩饰的表示,他不愿意接受韩林儿说得简单方式。

    但是他表示——

    “于成业和他所在的一众白莲教我会调查的!”

    陆安康脑海中回想起了那个被装进猪笼里面的孩子:“从某些方面,这家伙......已经在触及我的底线了。”

    修道之人,始终摆脱不开尘世。

    即使他如何的想要躲开这些,但孩子对于陆安康来说是一个软肋。

    他做不到像那些冷酷的人一样,对此事袖手旁观。

    他做不到——

    可能前路会是作死,但他不会停下来。

    “你们白莲教经常献祭吗?”

    陆安康问向韩林儿,韩林儿放大瞳孔,瞪大眼睛已经回答陆安康,这件事他也是第一次听到。

    “看来这个于成业把本地教众蛊惑的挺深啊!”

    陆安康抓起苗长刀,转身朝着客栈外而去:“竟然拿自家的孩子来献祭......哼!当真是疯了!”

    陆安康扭头看了看韩林儿:“你要跟我一起去看一看吗?兴许,我们能碰到于成业,貌似你应该也没有见过他的......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