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杂货店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诡秘三千藏

    第二十九章

    杂货店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

    ......

    杂货店二楼靠近边角的一个架子上,陆安康三人在李坤的带领下当真找到了和那个底座吻合的地方。

    那是一处不明显的凹陷区域,聚宝盆放上去,刚好能让三个角抵在那里,并且固定好。

    是巧合吗?

    不是!

    因为更多的架子相继找到了。

    三楼那里有专门放衣服的架子,看似什么衣服都可以挂上去,这一个暂时不算在内,但是旁边的几个兵器架却不是巧合。

    苗长刀这把兵器可并不是好找到架子摆的,而这个架子刚巧能竖着放下,而且凹槽也不止一个。

    最主要的是——李坤指着兵器架上一个不明显的印记。

    而那印记恰巧就是陆安康人皮路引上出现的相关印记。

    “你是怎么发现的?”

    这话并不应该问。

    因为三人都清楚李坤是一个憨厚耿直的家伙,所以一心以为找到工作的他自然要好好表现,楼上空架子,他先后擦了好多遍,所以没有谁比他更清楚这些架子上隐藏的细微问题了。

    李坤说:“这个苗长刀印记,我也是刚看见的。之前没有的!”

    “那就是说在老板回来之后才出现的!”陈刃心分析道:“难道这里面架子都跟老板穿越历史有什么联系?”

    除了出现的印记,陆安康当然还找到了和西门豹任务相关印记,只是却和摆放唐横刀的价值没什么两样。

    “难道这里的架子无法分辨出兵器的级别,只能区分种类?”

    陆安康猜测着:“要不然怎么把鸣鸿刀和唐横刀放在一起呢?”

    应该是这样。

    ......

    片刻后,四人再度举行碰头会议。

    “如果楼上的架子都是用来摆放老板穿越当中获取到的物品的话,那么这家杂货店岂不是跟老板之前就有联系?”

    “最主要的是老板先后穿越已经有五次,可是只带回了神器鸣鸿刀、两把唐横刀,还有一把苗长刀以及几件古代的官服。那么第二次宋朝那一次呢?”

    “严格意义上来说——宋朝的时候老板也带了东西回来。那就是老板掌握的无名刀法!”

    “若是这样的话,那就齐活了!这家店就是为老板准备的!”

    就在陈刃心和秋明议论着这件事情的时候,陆安康已然沉默了许久。

    他拿出自己的人皮路引:“问题就出现在这里,如果这家店是为了我准备的。那么这个人皮路引呢?”

    事到如今,陆安康不再隐瞒人皮路引的秘密。

    两者已经签订了血契,不是想分开就能分开的,除非陆安康死亡。

    但人皮路引又有护主的功能,在最后时刻,会相救陆安康一命。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底牌,陆安康才敢吐口出他身上目前最大的秘密。

    “说是和老板的联系,不如说是人皮路引和这家店的联系?”

    陈刃心疑惑:“这家店之前应该在别的老板手里面,那么他之前是不是也和人皮路引有关系呢?”

    讨论永远得不到证实的情况下。

    最终只能选择最简单的解决办法。

    也是目前陆安康所面临的最主要的问题——

    “老板和人皮路引已经签下了血契,接下来还会被动穿越,但本体会留在现在这个时间点。”陈刃心分析道:“如果本体受到了威胁,那便会导致任务中断!结果应该不是我们想看到......”

    “那就是回到我们最初的话题,我们被蔡冯老板叫来这里工作,其实就是为了在老板穿越的时候,保护他的本体!”秋明虽然手不老实,但智商丝毫不比陈刃心差到哪里去,他很快就意识到:“为什么会是我们呢?老板成为老板是因为他和人皮路引有联系,就代表着和杂货店有联系。那我们呢?”

    当秋明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故意看了看陈刃心。

    陈刃心眼中疑惑是真实的,丝毫不比李坤眼中丝毫不懂差到哪里去。

    “总而言之,不仅仅老板身上有问题,这家杂货店有问题,多半连我们身上也有问题。”

    ......

    事后三天。

    一切如常的进行着,杂货店的声音从未有人光顾。

    李坤依旧一如既往的打扫着他的卫生,陈刃心则是在地下室的工作台那里对陆安康带回来的兵器进行研究和改装。

    经过了在沈万三这次任务当中验证后,陆安康得出的结论是:

    “人皮路引具有简单的召唤功能,却有极大的局限性。比如,他能召唤来鸣鸿刀之类的,这些是从古代带到现代的,所以可以再度召回到历史当中。但当我当时试图召唤一把枪过去的时候,便遭到了人皮路引的惩罚,肩膀剧痛,无法实施......而且这个召唤似乎也仅仅只是局限在鸣鸿刀上面。”

    “比如我把鸣鸿刀带过去之后,只能依靠印记数量来发挥出鸣鸿刀几次威力效果。”

    陈刃心问道:“那如果是唐横刀和苗长刀这些普通兵器呢?”

    陆安康表示自己没有试过。

    陈刃心交代:“下一次,你可以试试。或许是因为鸣鸿刀神器的能力太强,超过了召唤限制,所以使用次数也受到了限制。但向唐横刀和苗长刀这样普通兵器,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消耗。毕竟陆安康全程都有使用这些,并没有出现印记消失的情况......”

    而接下来几天当中,陈刃心对唐横刀和苗长刀的改造也顺利完成。

    唐横刀加上了看似和鸣鸿刀上一样的数量,但质量结实,重量较轻,使用起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而那把苗长刀呢?

    陈刃心的想法更是独特:“苗长刀是长刀,很难起到偷袭的作用!”

    所以他的办法是在苗长刀内藏了一把子刀,在必要的时机,可以施展出偷袭的招式。

    陆安康照着陈刃心的安排,试了试,果然在苗长刀原本质量不改变的情况下,刀柄出多了一个机关,只需使劲一摁,一条手臂长度的短刀瞬间抽出,将苗长刀分成了一长一短两把刀。

    “能工巧匠啊!”陆安康经不住夸赞道。

    陈刃心只是平静的笑了笑:“祖上是打铁的......所以,从小就学了这些!”

    打铁的???

    陆安康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

    至于秋明——

    那个家伙在三天前会议结束后,便不见了人影。多半是去坏事去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