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王兄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七章

    王兄

    ————————————————————

    ......

    陆安康看着他真那一掌波及到,而整个变得通红的右臂。

    一时间,不得不为自己的胆大行动而感到后怕。

    此人的实力,多半在这个时代中都难逢敌手,自己一个三流武人竟然敢过来查探他的虚实。

    给了他这勇气,自然是他自以为是的三千道法。

    还好!

    这一掌最终是打偏了,不然,陆安康就得跟之前那个被震成一滩肉泥的小太监一样。

    躲在不显眼的胡同里面,稍稍恢复了一些气力之后,陆安康便急忙赶往城外去和小皇帝回合。

    虽然小皇帝交代的任务,陆安康没能完成,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对方的实力的确太强,他能逃回来已然是万幸。至于小皇帝感受,就让他自己伤心几天吧。

    等到和小皇帝会合的时候,李彦韬也已经带人赶到。

    两边人会合既然加大了保护小皇上队伍的实力,再加上陆安康和李彦韬这两个貌似身手不错的存在。

    只要没有倒霉到遇到刚才那个家伙,应该是无事的!

    但是——

    听他和那个野猪的谈话,他已经接受了野猪的命令前来追杀皇上。

    遇到这种级别的高手能躲就躲吧!

    陆安康与李彦韬一番交谈之后,众人打算朝着旧都长安的方向赶去。

    说是要去投靠岐王李茂贞。

    这人是谁?

    听他的口气,此人应该是他的上司。

    陆安康也并没有多打听,他对这个时代的所知太少,就如同那个高手书生一样。他绝对不会相信那高手书生是一个无名之辈,可他到底会是谁呢?

    连李彦韬似乎都不了解朱温身边有这样一个高手,直至陆安康说朱温称呼他为朱友文时,李彦韬依旧一脸疑惑:“不可能啊!据我所知,朱友文乃是一介书生,而且为人懦弱,怎么可能会有如此高的武力?”

    那就怪了!

    陆安康下意识的低头,这是他思索时经常会无意识做出的动作。也就是这样一个习惯的动作,让他注意到他腰上挂着唐横刀,伴随着唐横刀上铁链哗啦啦的声响,陆安康忽然想到了什么。

    从身上扯下来一块衣布,咬破食指,鲜血在那衣布上留下几道字迹,随即将那块布缠在了唐横刀上。一旁的李彦韬一直狐疑的盯着陆安康的所作所为,而陆安康也故意在李彦韬跟前施展了一遍让唐横刀凭空消失的场面。

    自然是意在提醒——少打歪心思,自己可不是吃素。

    即使打不过那个叫朱友文的家伙,但以老子三千道法,想要逃,没人能拦住他。

    陆安康此举自然是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如果人皮路引能够随意召唤来唐横刀,这就是说人皮路引具有是某种限定的人和物穿越时空的办法。包括这物品上的附加品,就好比唐横刀上面铁链,所以陆安康大胆反推理了一下。将衣布系在了唐横刀身上,将它送回到未来之后,如果幸运的话,秋明三人应该能看到唐横刀陆安康留下的讯息定然会给自己讯息做出解答。

    如果此举成功,这便是说陆安康在无意中掌握了一个来自于未来的场外援助。不过这场外援助的时间限制极其严重。

    在过去时间消耗,是未来的几分之一,甚至于十几分之一还要短。也就说,自己现在将唐横刀送回去,再召唤回来的话,那么唐横刀的上面讯息可能都来不及被秋明三人发现。自然也就白费功夫了......

    所以陆安康至少——至少要多给几天的时间。

    七天吧!

    就七天的时间,希望这七天里面,不会发生太大的变故。

    陆安康在内心祈祷着。

    这时,被护在队伍当中小皇帝微弱的声音传来:“王兄!王兄......”

    陆安康回头看去,小家伙身子骨不强,这一路骑马折腾,自然是身子有些吃不消了。李彦韬瞧出这情况之后,便立刻吩咐人去打探前面镇子还有多远,若是幸运,便为小皇帝准备一辆马车。

    如今,朱温不会大肆的派出人来追杀,因为这样无疑是暴露了小皇上没死的事实。而朱友文也没有着急行动,所以他们暂时还处在安全期。

    陆安康示意众人在路边树林中进行短暂的休整,随即走到了这位小皇上身边。

    “王兄......”

    瞧着小家伙一声声‘王兄’喊的,陆安康差点都相信两人感情了。

    一想到那凭空消失的妻子和儿女,陆安康无奈的苦笑一声。

    “王兄这是怎么了?”小皇上李柷好奇的问道:“是不是因为王嫂和.......”

    “不是!”陆安康立刻打断道:“只是对我们的将来有些无奈罢了!”

    说来也怪,是所有人都奇怪,尤其是李彦韬——

    这陆安康对待妻儿的表现着实冷静,妻儿忽然消失,他竟然一点都不着急,还是因为他一开始就有所安排。

    所以,李彦韬对陆安康认知当中,多了‘城府’二字。

    尤其是当他听到陆安康和小皇帝李柷交谈中提到,连小皇帝李柷都不晓得陆安康竟然会功夫。

    陆安康只是随意的笑了笑:“我可不像皇上,出门有人保护,所以总得给自己多留个心思。”

    对皇上说话的语气也不像是一个臣子和皇帝之间关系,难道是因为两人之间的关系太密切了?

    “听他们说王兄竟然还偷学了法术?”小皇帝李柷好奇的问道,陆安康点点头:“略懂一些!”

    “那王兄可有让贞儿死而复活的法术?”

    小皇帝李柷这一句,不知道是天真,还是真的希望那贞儿复活。

    但陆安康却晓得李彦韬在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脸上却有着非常明显变化。

    陆安康故意看了他一眼,明白他也很想知道,陆安康故意做出了一个掩饰的样子,对小皇帝李柷说道:“这个......微臣不晓得!”

    然而李彦韬察觉到的讯息却是——

    “他在说谎?可是这世上当真有让人死而复生的法术吗?”

    他仔细的观察陆安康神色,明明是说一件否定的事情,眼中为何如此自信呢?

    此人好深的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