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龙的本性
    ,!

    第二十九章

    龙的本性

    ——————————————

    ......

    李茂贞自知女儿身的秘密已经无法再被隐瞒,便瞪大了双眼看着陆安康:

    “怎的?你对女人有意见?”

    “意见大了!”

    陆安康说着拔出唐横刀,直接站在了李茂贞跟前,那姿势像是抵挡,更像是一种保护。

    “你可知道旱龙王是什么?”陆安康言语质问道。

    李茂贞不解:“是什么?”

    陆安康道:“是龙!是龙啊!”

    “旱龙王可不就是一个龙吗?”李茂贞更加疑惑了,陆安康强调旱龙王是龙到底有什么用意?

    那陆安康只得直接严明,咬牙冷声道:“龙可是这世上最好色的种族!没有之一!尤其是这种野龙王!”

    这一刻,李茂贞方才明白陆安康为什么要挡在自己的跟前,而身边这些女人又是怎么回事。

    “你是说这些女人......”李茂贞心中明明已经有了答案。

    陆安康言道:“这一路上,你可曾见过珍宝,可见过黄金,想来这龙头金藏里面的宝物并不是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或是一种许诺,或是一种条约。除了这些女人,她们都是这协约当中一部分。也就是所谓的贡品。”

    她们生前或许跟李茂贞一样都是地位尊贵的人,可是一旦成为了贡品,便落得现在这般田地。

    李茂贞深知在这里一个普通的女人都能让自己捉襟见肘,更何况这么多的女人,更何况在毁了这些女人一生的旱龙王呢?

    虚空中那旱龙王的声音再度响起。

    那声音带着戏谑的感觉:“年轻人,你先好好想想,若是想好了。本王便给你一个机会。后面的那几个,你们可以先过来,别忘了规矩,我是需要贡品的!”

    伴随着旱龙王徘徊在虚空中的声音,温韬和温弘从另一条走道走了过来。温韬很懂规矩的走到了那宝座跟前之后,并且行了叩拜的大礼。

    “温韬拜见旱龙王殿下!”

    连一旁有一点桀骜不驯的温弘也跪在地上。

    “你小子倒是挺懂规矩!”

    虚空中旱龙王的声音再度响起,伴随着满意的笑声。他问向温韬:“人类,你有什么愿望,记得你要给贡品哦!”

    “我没什么愿望!”温韬跪在那里拱手说道:“我是来给旱龙王殿下东西的,但不求带走任何东西。”

    “只给,不要?”旱龙王声音疑惑的问道:“你这人类有点意思。”

    连陆安康都在好奇温韬这家伙又在搞什么鬼。

    只瞧见温韬朝着温弘伸出手,温弘随即将一把金色的匕首缓缓的递到了温韬手中。

    温韬接过那把金色匕首,将其拔出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在自己手腕上来了一刀。那一刀下去之后,金色的沙子从温韬的伤口里面不断溢出来。

    陆安康震惊的看着这一切,同样惊奇的还有旱龙王,他的声音先是疑惑的“咦”了一声。

    紧跟着,便察觉到了温韬身上这一奇怪现状的问题来源:“你小子是去过乾陵???”

    乾陵?

    陆安康皱了皱眉头,怎么这么耳熟,脑海中紧跟着便出现了陈刃心和秋明寄来的资料里面有关乾陵的一小部分资料。

    这一段资料之所以被送来,自然是因为和温韬有着密切的联系。

    那乾陵里面到底有什么?

    想来只有真正去试图接触过乾陵的温韬才会晓得。

    陆安康看着温韬,温弘正帮他缓缓的包扎好伤口。

    温韬望着那人椅说道:“不知道旱龙王殿下觉得我给的东西如何?”

    虚空中旱龙王的声音再度响起:“不错!这世上能踏入乾陵的没有几个,能活着回来更无可能,你这东西我要了!”

    “等等!”

    陆安康上前一步,瞪眼睛瞧着温韬:“你是说你进了乾陵?”

    温弘冷声:“不然你觉得我大哥身上诅咒是怎么来的?”

    “诅咒?”

    陆安康镇定的盯着温韬的伤口,只见那沙子流出来之后,温韬脸色变得十分苍白,全身瞬息间虚脱了一般。

    虚空中旱龙王的声音再度响起:“这诅咒的力量,本王还记得。布下这股力量在乾陵里面那人曾与本王有过交手,不得不承认,那是迄今为止,本王遇见过的最强横的人类。可惜,他去了哪儿,本王不记得了。但他的气息,本王却记得清清楚楚。”

    虚空中传来一丝震动,显然这一段回忆让旱龙王感觉到十分的不悦。这震动便是他情绪不满的表现。

    四周的那些女人们则是惊恐的朝着墙角躲过去,她们蜷缩在一起,十分畏惧的盯着那人椅的位置。

    等到那虚空中的力量慢慢稳定下来的时候,温韬开口问道:“那便不知道龙王对我身上这些东西可还感兴趣?”

    虚空中旱龙王的声音再度响起:“兴趣?本王的确感兴趣,不过你得告诉本王,你是否真的踏入了乾陵?”

    温韬谨慎的问道:“旱龙王殿下为何有此一问?”

    “因为你的能力不可能破除那个人留下的力量......”

    旱龙王的声音肯定的说道:“若不然,你身上受到的反噬也不可能只是这么一点而已。”

    温韬苦笑一声:“果然逃不过旱龙王的眼睛,没错,那乾陵我的确没进去,事实上,我只踏进去了半步......便成了这个样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