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七回 吝封赏功臣怨怼
    ,精彩小说免费!

    汉室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其原因是非常复杂的。世家、外戚、宦官、宗亲还有皇帝,每个人都有责任!

    现在又到了宦官作妖的时候了!中常侍赵忠,在黄巾起义当中被封为车骑将军,可以说是皇恩浩荡了。要知道皇甫嵩平定了黄巾起义,也不过是左车骑将军,还没有赵忠高呢!

    赵忠主持封赏事宜,经过了十多天的研究,在初七的时候,将封赏名单拿了出来。

    朱儁被封为右车骑将军,拜光禄大夫。

    曹操拜为济南相。

    孙坚拜为别部司马。

    刘备拜为居庸令。

    张郃为河间国长史(相当于郡尉)。

    这个名单一拿出来,立刻群情激奋。这是什么任命?朱儁功劳这么大,竟然只得到了一个光禄大夫的职位!光禄大夫是什么职位?隶属于光禄勋下,秩俸比两千石的职位!和刘充的职位一样高!刘充是一个新人,担任五官中郎将可以理解,但是朱儁是什么人?那可是多年的宿将,竟然只得到了一个秩俸比两千石的职位?

    曹操的济南相很公正,因为曹操在只参加了打败波才的战役,他本身就是骑都尉,担任国相算是正常升职,但是孙坚之前是下邳县丞,在剿灭黄巾当中就已经立功众多,竟然只是一个别部司马?连个校尉都不是!

    再说说刘备的居庸令!居庸位于上谷郡中部,紧靠着长城,是乌桓常年肆虐的地方。

    张郃本身已经是河间北部都尉的假都尉了,成为河间国长史就相当于只升了半级。

    这些人都是封赏的代表,其他的封赏,只要是和宦官好的,给了贿赂的,就会升高官。没有给贿赂,和宦官关系差的,官职就是象征性的提升一下。

    这里面要是没有皇帝的意思根本不可能!所以任由公卿们反对,这道封赏还是被下达了下来。

    那些有功之臣,面对这样的封赏怎么可能不怨怼呢?

    皇帝虽然有心作为,但是能力的确不足!他缺少的是一个权臣!一个能够让所有势力都平衡下去的权臣。这个人不是曹操,曹操只会让汉室延长一些寿命而已,这个人应该是像荀彧那样的品行高洁的绝对忠臣!

    刘充手下的几个人,王彦章和其他的几个私兵,被任命为光禄勋的下属员吏,还是刘充的下属。宋全和单经责备任命为益阳县尉和零阳县尉,他们都嫌职务太低,路程太远,不想赴任。

    益阳和零阳是长沙郡和武陵郡的下属县,需要过江水,和家乡的确很远!要是当县令、或者郡尉的话,走一遭还是很值的。但是一个县尉,真的不值当!

    张绪则被任命为了下博县尉,因为要到刘充大哥的手下,而且下博距离河间很近,张绪就去赴任了。

    刘充也不建议宋全和单经去,要是他们走了,自己身边就没有多少人了。而且他们留下来正好,他可以将他们两个收为自己的家将。宋全和单经两个没有官职,也就顺势拜了刘充为主公,他们已经将自己的宝压在刘充的身上了。

    刘充轮流带着两个人到光禄勋报道,向韩说请教。

    初九这天,他刚刚到光禄勋,就接到了皇帝的旨意,让他去明光殿议事。刘充对于这件事有一点奇怪,光禄勋虽然是皇帝智囊,但是议事这种事情一般都是由四大夫和议郎来完成的,自己这个五官中郎将只负责宫中安全的。

    不过皇帝让去就去吧!

    明光殿在南宫西侧,是尚书台奏事的地方,尚书令以及尚书仆射、尚书丞以及六尚书都在这里办公。刘充到了明光殿之后,发现尚书台的人都没有,反而太常刘郃、宗正刘焉两人在。

    “拜见陛下!”刘充行礼之后,站在了刘郃和刘焉身后。

    今天皇帝没有带宦官,整个明光殿当中四个人。皇帝有一些感慨的说道:“前日封赏下去之后,朝臣大有不满,三位都是朕的自己人,可有什么办法平息一下朝臣的不满?”

    刘郃面上略有不忿的说道:“公卿多为自家利益,稍有缺失就打抱不平,陛下何须理会?”

    刘焉则有不同意见,“公卿乃是国之支柱,若是离心离德,则国朝不稳。”

    “郎君兄言之太过!公卿之中,沽名钓誉之徒太多,身居高位却不为国分忧,与盗国者无异!”刘郃冷冷的说道。

    刘焉说道:“季承所言过于狭隘,公卿现在实权不多,主政皆在尚书台,公卿如何为国分忧。”

    “行了!”皇帝看着两人争吵,不由得一阵心烦。他突然看向刘充,“长恭皇帝,为何一言不发呢?”

    “充才疏学浅,对国事不懂,不敢置喙。”刘充连忙说道。

    “没事,这里都是自家人,你可以畅所欲言。有两位皇叔在这里,就算你说错了,也可以帮助你指出来。”

    听到皇帝这么说,刘充知道今天要是不说点什么,肯定是不行了。他想了想,才拱手说道:“公卿不满封赏,是因为封赏的确有不足之处!”

    刘郃和刘焉不由得看了刘充一眼,他们以为刘充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怎么突然开始犯傻了?

    皇帝则好奇了起来,前倾着身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刘充。

    刘充继续说道:“别人我不知道,曾经在我麾下效命的军侯,随我转战数郡,斩敌首数十,才被封为县尉,而且还要远走江南!他们都是河北人,离家数千里,这不是在逼迫他们自己辞职吗?”

    “所以,主持封赏的人,应该受到处罚!陛下应该罚起俸禄以示惩戒,以防下次再犯!”

    皇帝听了之后,满意的点点头。罚赵忠的俸禄很合他的心意,他养着这帮宦官,也有聚拢钱财的意思。给这些宦官升官,做官费可都是给足了万倍的,赵总的车骑将军就是这样得来的。

    刘郃和刘焉不由得一挑眉头,这小子拍马屁的功夫好像见长了!

    刘充看到皇帝和两个叔伯都没有说话,就知道自己的话算是蒙混过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