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七回 劝皇甫解救战俘
    ,!

    “押送到城外?”刘充愣了一下,“城内这么多尸体还没有清理,怎么就清理城外的尸体去了?”

    那个人也是一脸的不明所以,“他们不是去清理尸体的,他们是要被处决的!”

    “处决?”刘充瞪大了眼睛,皇甫嵩要杀俘啊!

    在这一瞬间,他就想到了他曾经看过的史书,皇甫嵩在镇压黄巾起义当中,没少杀俘啊!

    可是他可不会坐视不理!这些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这些人就算屯田的话,都能养活几十上百万人!

    想到这里,刘充立刻跑向一旁的白风,一跃而上。他对着那个说道:“他们将被压往哪里?”

    那人不解的看着刘充,“城南!”

    他刚说完,刘充就一扯缰绳,全力打马向南城门而去!

    “触发任务:阻止杀俘。黄巾军大多都是被裹挟而来,所以本着人道主义精神,阻止皇甫嵩的杀俘行为,奖励特性a级晋升权一个。”

    特性晋升权?这是什么?不由得眉头一挑,之前的都是特性选择权,现在竟然出来一个晋升权!

    “a特性晋升权是可以将a级分支特性提升到s级分支特性,只需要在用一个a级特性,就可以提升出来s级分支特性!”

    这话有点绕,“能不能举个例子?”

    “比如兰陵王特性分支骁勇,使用a级特性晋升权之后,就可以提升到s级的神勇,在用a级特性选择权升级之后,兰陵王就可以提升为一个s级四个a级特性组成。”

    刘充听明白了!这个特性晋升权就是提升特性上限的!这个很重要,所以不论如何,他都要阻拦这些俘虏被杀!想到这里,他立刻用鞭子在白风屁股上抽了一下,白风瞬间加速,快跑了起来。

    路上有不少汉军,刘充大声的喊道:“紧急军务,闲人退避!”

    汉军士卒听到了之后,立刻闪到了道旁,让刘充过去。

    很快,刘充就冲到了城门之外,然后远远的看到一大群俘虏正在被压着,准备砍头。

    已经开始了?刘充大急,又狠狠的在白风屁股上抽了一鞭子。白风又快了起来,他对着那些扬起屠刀的汉军士卒大声喊道:“刀下留人!”

    那些正要挥刀而下,突然听到一声大喝,都警觉的看了过去!

    只见远方飞驰而来一骑,白衣白马,那人脸上不怒自威,让他们不敢再动!

    但是这个时候,一个人突然大喝一声:“刘长恭,你欲何为?”

    刘充定睛一看,竟然是发现是宗员!宗员是大军副将,职位是校尉。他连忙将白风停住,从马上跳下来,对着宗员抱拳说道:“见过宗校尉9请宗校尉暂且处置俘虏,容我去向中郎将请命。”

    宗员听到刘充竟然想要为黄巾俘虏求情,不由得奇怪了起来。“刘长恭,你也是汉室宗亲,而且还是陛下近亲,为何想要为贼军求情?”

    刘充说道:“贼军初起主要都是太平道,但是到了现在就大多都是被裹挟的平民。他们都是我大汉的顺民,被贼军裹挟,已经是他们的不幸了,若是现在我们再将其杀死,这可不是仁义的行为!”

    黄巾俘虏们很多听到了刘充的话,都大哭了起来。他们的确如刘充所说,很多人都没有反叛的心思,被裹挟之后他们不得不从。现在听到了刘充这样说,不由得悲从心起,都痛哭了起来。

    宗员看到这样的情况,也非常的惊异。他想了想,对刘充说道:“既然如此,我可以允许你半个时辰,若是半个时辰没有中郎将的命令,我只能继续处置他们了!”

    “多谢宗校尉!”刘充立刻一抱拳,飞身骑上白风,向着下曲阳城内冲去。

    半个时辰可不算多,刘充快速骑着白风到了皇甫嵩的府邸。

    “中郎将何在?”刘充一边下马,一边对侍卫问道。

    “在大堂!”侍卫也认识刘充,“让我为你禀报吧!”

    “来不及了!”刘充直接向里闯,直接闯到大堂,正好看到皇甫嵩在办公。他走到了皇甫嵩前面,对着皇甫嵩说道:“中郎将,请恕刘充无礼!”

    皇甫嵩没有责怪刘充,而是温和看着刘充,“长恭?为何如此着急要见我?”

    刘充说道:“中郎将,我是来向你请命的!”

    “为何请命?”皇甫嵩有一些意外的问道。

    “我是为了那些俘虏请命,还请中郎将饶恕他们!”

    皇甫嵩听到之后,不由得一皱眉!他对刘充说道:“这些贼军若是不杀,无法震慑天下。震慑不足,天下人便会纷纷效仿。到时候,天下便会大乱,国将不国。”

    刘充对皇甫嵩的说法却不以为然,他说道:“从来都是以仁治理天下,以法威慑国民,未有以杀震慑天下。”

    皇甫嵩看到刘充想要和他辩论,不由得感兴趣起来。他一下子就抓住了刘充的漏洞,“反叛者死,便是汉律!”

    刘充说道:“反叛者一律当斩,但是被反叛者裹挟之人却不当死!平民应当被守卫,被反叛者裹挟,是我汉室之责,要惩罚也是惩罚我们这些官员、军队,岂能杀被裹挟者?这样我们不是在推卸责任吗?这可不是君子所为!”

    皇甫嵩听到刘充说完,不由得有一些意外的看着他。他没有想到刘充还真说出了道理来,虽然有一些诡辩的意思,但是其中还是有一些道理的!他又问道:“那你说这些人该如何处置呢?”

    刘充说道:“这些人当中肯定有反叛者,可以让他们自己互相揭发,揭发者轻罚,撒谎者重判。将反叛者选出来之后,杀死,其余人罚为屯田,年数不等。可黥其手臂,作为标识。”

    皇甫嵩听了之后,不由得有一些摇头说道:“长恭心怀仁义,但是却不是治理乱世之法!向来乱世用重典,实行仁义只会让叛乱者四起。如今汉室经过两番党锢之祸,朝廷宦官干政,外戚争权,若是地方不靖,一旦生变恐怕天下倾覆,汉室不保。上一次还有光武帝收拾天下,再来一次,恐怕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