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章 滚刀肉
    ,!

    贾天赐这会也顾不得多想,直接抬腿便想往母亲所住的晴暖阁而去。

    “大哥,还是让我先过去看看再说。你回去陪昭哥儿,有消息我会让人即刻通知你。”

    贾如却是一把将兄长拦了下来,这会功夫情况不明,以兄长的身份贸然过去反倒不好。

    贾天赐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听从了妹妹的建议。

    毕竟身为儿子,也的确不方便过问父亲妾氏之事。

    “若有麻烦便立刻让人唤我。”

    贾如自是应下,而后也不耽误,快步往晴暖阁走去。

    此刻晴暖阁内,在赵氏来后,黄氏除了留下心腹张妈妈以及敲在的表侄女黄瑾儿外,早已将下仆丫环们通通打发到了屋外院子里呆着。

    “赵姨娘,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黄氏看着跪在自己面前泪流满面楚楚可怜的女人,丝毫没有感觉到怜惜,而是前所未有的厌恶。

    这后宅里各式各样的女人见多了,唯独没见过像赵氏这般又作又拎不清的。

    既然不愿意为妾,当初为何又要答应下来,既然答应了,才进门第二天为何又要闹着去庙里清灯古佛长伴一生?

    贾家是什么样的人家,真以为是那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菜市场?谁都能这般肆意胡来、打脸?

    “一切都是妾身的错,求夫人开恩,同意妾身去庙里赎罪吧!”

    赵氏依然什么都不肯说,反反复复就这么两句话,一副心死的模样,怎么都要去庙里。

    黄氏再好的脾气也快受不了赵氏的胡搅蛮缠,见状索性懒得再搭理。

    爱跪便一直跪着吧,她已经让人去寻老爷回来处理。

    “夫人,四姑娘来了。”

    正在这时,张妈妈小声通禀并询问道:“要请四姑娘进来吗?”

    听说女儿也来了,黄氏面上神情舒缓些,点了点头示意请进来。

    而跪在地上的赵氏,身子不由得僵了僵,眼中的泪落得更凶起来。

    黄瑾儿下意识看向赵氏,倒是正好瞧见了这一幕,一时间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

    她不过是个寄居的表小姐,贾家的事没那资格过问。

    可身为女人,再想起昨日假山处看到、听到的那一幕,对于赵氏的遭遇多少有些同情。

    赵氏为情所困,一时糊涂这才会做出为见所爱人之人不得不嫁给其父为妾的决定,如今反悔也好还是另有想法也罢,虽有些儿戏荒唐,但也算是情有可愿。

    说到底,一切本就是因为贾家大爷而起,若非为了贾天赐,若非贾天赐太过绝情,赵氏又怎么可能这般作践自己,做出如此糊涂事来。

    贾如自然不知黄瑾儿的想法如此奇葩,若知道的话,估计非得好好问问作者为何配给女主如此混乱的三观。

    等她进屋后,这才发现黄瑾儿也在,心中倒是感慨母亲对这表姐当真越来越器重。

    简单见过礼,她才询问起发生了何事。

    “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你父亲昨日才纳进府的姨娘,今日便跑过来哭着喊着说要去庙里青灯古佛待一辈子,问她为何要这般却是什么都不肯再讲。”

    黄氏招呼着孩子坐下,摇了摇头道:“罢了,这事我也懒得管,你父亲自己纳回来的人,便让他自个解决。我已经派了人去寻他,估计也差不多要回来了。”

    伴着黄氏的话刚完,跪在那儿的赵氏果然如同先前一般再次重复道:“一切都是妾身的错,还请夫人行行好,送妾身入庙清修以赎妾身之过。”

    这话每说一遍,赵氏的眼泪便会落得更凶,偏偏模样还丝毫不显狼狈,反倒看上去愈发的美丽动人惹人怜惜。

    “看看,你们看看,从头到尾就这么一句,弄得好像被我欺凌得无路可走了似的!”

    黄氏看到赵氏这模样又来了火,若非昨日才抬进府,光凭赵氏如此不知好歹的折腾劲,她定是立马出手教训这搅事精!

    黄氏气得肝疼,赵氏却依然不做解释,反倒如同默认似的无声哭泣。

    贾如一下子也猜不出赵氏的真实用意,破釜沉舟以此给兄长施压还是真的绝望了想入寺庙借以逃避?

    但不论如何,赵氏的做法都在重重地打贾家的脸,简直蠢透了。

    这个女人偏执又自私,亏她昨日眼瞎还觉得身为才女浑身都是书卷味,看看这无赖般的做派连市井泼妇都不如。

    “娘喝杯茶消消火,莫要为了个不安好心想要害您的小人气坏了自个身子。”

    贾如亲自给母亲奉了茶,乖巧地安抚黄氏。

    这话,自然让屋内众人神色各异。

    “四、四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妾身怎么可能要害夫人?”

    赵氏很快反应过来,跪在那儿看向贾如,委屈无比地辩解。

    听到质问,贾如这才正眼看向了赵氏。

    “既然你没打算害我母亲,为何才抬进府便跑到我母亲这屋又哭又跪,还要自请去庙里清修?姨娘这般强行逼迫偏偏又不说原因,只是一个劲的折腾,不是摆明了想让人误会我娘对你做了什么恶毒之事吗?”

    贾如的态度倒是客观,语气也平和,听上去仅仅只是就事论事。

    但正因为如此,所以才让一个少女的言辞反倒更显分量。

    “不、不是这样的。妾身说了,一切都是妾身的错,妾身绝无陷害夫人之意。”

    赵氏莫名有些心虚,下意识的垂下了眼帘,竟是有些不敢直视贾如那干净如水的眼睛。

    “又来了又来了,除了这么一句,你就不会再说点旁的?”

    黄氏着实被恶心得不行,直接拍着桌子道:“对,当然是你的错!不管你是何目的,总之昨儿进门,今日便胡闹闹腾,真以为我贾府的颜面是你区区一妾能随意折辱的?”

    “夫人息怒,都是妾身的错,还请夫人成全妾身,让妾身能够前往寺庙修行恕罪。”

    赵氏当真是以不变应万变,再一次的搬出类似的话认错反复应对。

    连贾如都有些无语:呵呵,这哪是什么才女,这分明就是块滚刀肉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