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6章 戛然而止
    ,!

    “你要干什么?”

    江卓立马意识到了,根本不需考虑便直接出手将董佩慈推了开来,眼中是满满地愤怒与厌恶。

    感受到了江卓看向自己目光中的那抹厌恶,董佩慈不可置信地愣在那儿,甚至于连被推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江卓,你干什么?”

    贾如上前扶住险些被江卓推倒的董佩慈,脸色不悦地反问。

    她向来是个偏心护短的,自然瞧不得自己好友被江卓如此对待。

    董佩慈纵使再有不对,江卓也不能这般翻脸无情的对自己小青梅动手吧。

    “我、我不是有意的。”

    江卓也总算意识到自己的举动过激了些,看到董佩慈小脸苍白神情呆滞地望着自己,语气软了下来:“小慈,我不是有意要推你的。”

    “不是有意的?”

    片刻后,董佩慈似是回过神来,竟是自嘲而笑:“卓哥哥,你以前从来都不曾这般对我!可现在因为这个女人,有意也好无意也罢,你都对我动手了!”

    江卓一时间有些语塞,董佩慈的话让他心生惭愧。

    没错,以前不论佩慈如何任何不讲理,他也不曾像今日这般没有耐性甚至恼火厌恶,更不曾对她动过半个指头。

    他不想承认,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些日子以来自己心思毫无理由的改变全都是因为黄瑾儿。

    下意识的朝黄瑾儿看去,江卓暗自叹了口气。

    他这次似乎是真的栽了,可偏偏却半点也瞧不出对方是否对他有些许情意。

    “姑娘误会了!”

    黄瑾儿开了声,背脊挺得笔直,径直朝董佩慈说道:“我叫黄瑾儿,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我不知道你与江公子到底是什么关系,更不清楚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与江公子只是普通朋友,没你想的那些不清不楚。”

    这话一出,江卓看向黄瑾儿的目光愈发歉意,同时还夹杂了一丝微不可察的失落。

    显然,那声普通朋友对他来说不是那么好听。

    黄瑾儿却似毫无所知,依旧坦荡清明继续说道:“今日我与江公子不过是在街上碰巧遇上说了几句话,根本什么事都没有,还请姑娘莫要冲动迁怒,免得损人而不利已,着实无益。”

    简简单单几句话却是明确的表达了立场与态度,黄瑾儿的做法照理的确让人挑不出毛病。

    可董佩慈却觉得说不出来的刺目、扎心。

    “小慈,你气我也好,恼我也罢,总之这都是咱们两人之间的事,没必要牵连不相干的人。冷静一些,有什么事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解决好不好?”

    江卓见董佩慈半天不吭声,只是一瞬不瞬地盯着黄瑾儿,只得硬着头皮再次好言相劝。

    他是真不希望再在大街上这般折腾下去,更不希望董佩慈将所有的怨恨与不满发泄到黄瑾儿身上。

    “佩慈!”眼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贾如也只好出声劝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不论如何,在这大街道如此失态总不是个事。

    被好友拉推劝说,董佩慈总算清醒冷静了些,她狠狠瞪了黄瑾儿一眼转身便往对面的茶楼走去。

    众人皆松了口气,很快都自觉地跟了上去。

    江卓与董佩慈关着门单独说话,正对面另一雅间内,贾如与黄瑾儿亦不曾闲着。

    “瑾表姐怎么会认识江家二少?”

    喝了口茶,贾如略显好奇地询问,除此倒真的并无他意。

    黄瑾儿也无不悦,神情淡定地看了看贾如:“来北疆的路上,我曾碰巧帮了江老夫人一个小忙,当时江公子陪在老夫人身旁,便认识了。四表妹不会也跟董姑娘一样,误会我与江公子有什么吧?”

    “瑾表姐想多了。”

    贾如见状,自是好言解释:“佩慈与江卓不但是青梅竹马,两家更是快要谈婚论嫁订下亲事。偏偏最近两人好像闹了什么矛盾,所以佩慈看到你与江卓在一起时才会那般反应过激。一会等他们把话说开了,误会自然就不存在了。”

    虽然她已然明了,江卓的确是因为黄瑾儿才会突然变心,疏远佩慈,但客观来讲并不能把责任怪到黄瑾儿头上。

    且不说黄瑾儿对江卓明显并无男女之情,便真是她主动勾、引,江卓若是个好的,也不会随随便便见异思迁。

    所以在贾如看来,归根结底都是渣男自个的错,怨不得旁人。

    至少,只要黄瑾儿不做那些故意利用江卓伤害佩慈的事,她便绝不会将账记到黄瑾儿头上。

    “四表妹相信我便好,希望董姑娘也能如此吧。”黄瑾儿也跟着笑了笑,似羡慕又似感慨:“瑾表妹与董姑娘感情当真极好。”

    见黄瑾儿是真不在意董佩慈与江卓间的事,反倒若有所指地提及她与佩慈的关系,贾如不由得在心中给江卓默默点了一排蜡。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江卓这男配的身份果然妥妥的。

    不过话说回来,男配也是分很多种且等级森严的!

    要是佩慈往后真被伤得太厉害,那她巴不得这个见异思迁的江渣渣是块最底层的垫脚石悲催炮灰男n配!

    “瑾表姐说得没错,我与佩慈打小便认识,又在一块上学,感情自然比旁人要深厚得多。”

    贾如无需否认,笑着亲自端了杯茶递给黄瑾儿:“佩慈今日一时冲动,言辞举动对瑾表姐颇是无礼,我在这里先代她向表姐道歉。等她彻底冷静想通后,到时我再叫她亲自给表姐赔礼,还望表姐大人大量莫与她计较。”

    打心底她还是不愿与黄瑾儿这种注定被命运眷顾的女主为敌,同样也不希望好友佩慈将人得罪到底。

    黄瑾儿自然也明白贾如的用意。

    她心中并不怎么喜欢这位四表妹,连带着对那毫不讲理、出言不逊的董家女更是反感,但此刻却并不好拂了贾如的面子。

    “四表妹客气了,既然是个误会,我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事情说开了便好,赔礼什么的倒也无……。”

    黄瑾儿边说边伸手去接那杯茶,但很快话音却突然戛然而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