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5章 嘲讽
    ,!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众人自然没有异议。

    毕竟今日还是江老夫人的生辰宴,外头的宴会依然还在继续。

    哪怕江卓这事已然是瞒无可瞒,甚至这会估计私下早就已经传了开来,但明面上众人还是得给江家脸面。

    出事的一方孙家兄妹被安排着先行送了回去,围观的这些宾客也都被请着陆续返回了宴席处。

    江老夫人估计是真气狠了,直接回房歇下没有再露面,而忧心重重的江夫人却不得不继续强颜欢笑打起精神招待客人。

    “琼芳,卓儿打小与佩慈一块长大,他的品性你们也是清楚的,定然不会为了这么个向来厌恶的女人做出那种对不起佩慈的……”

    江夫人上前,单独留住了董夫人母女急切地想要替自己儿子说话。

    刚才情况实在太过混乱,以至于她都险些忘记了这样的丑事一丝不漏的被董氏母女全程尽收眼底。

    她心中清楚,不论儿子是否被人陷害,总之有了孙香儿这么个小贱人横插一杠后,董江两家联姻怕是很难再有可能。

    只不过,江夫人到底心存几分侥幸,希望江家能够看在佩慈与卓儿那么多年感情极好的份上,再努力争取争取。

    可惜的是,江夫人全然不知自己的儿子早就已经将那份青梅竹马的情分抛弃得干干净净。

    “意琳,话可不能这般说!佩慈与江卓虽然打小一块长大,可那都只是兄妹之情,并没有其他什么,往后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话还是不要再说为好。”

    董夫人直接打断了江夫人的话,面带微笑但态度却无比明确地说道:“不论江卓往后娶哪家姑娘为妻,我们董家都会奉上厚礼诚心恭贺。”

    一句话,直接斩断了江董两家联姻的任何可能性,她董家的女儿再如何也不会跟江家扯上半点关系。

    说罢,董夫人带着董佩慈径直转身离去。

    江夫人自知理亏,不好再拦,再说两家本来也不曾有过正式婚约,她也的确没脸再求人。

    “孙香儿,我饶不了你!”

    她气得胸口生疼,只得将所有怨气全都怪到了那个害她儿子的小贱人身上。

    寿宴匆匆结束,一众宾客们识趣得紧,并没有久留。

    很快人去宴空,好让江家人关起门来商量解决今日这桩风流丑事。

    临走之前,贾如已经从董佩慈嘴里得知,今日一切皆是董安然暗中安排好的。

    更为主要的是,包括孙家兄妹在内,压根就没有人知道此事与董家有关。

    往后便是有人查出江卓的确是被孙家兄妹给设计坑害,却也绝不会牵连到董家。

    董安然仅仅只是让人蛊惑推了一把,顺便暗中帮孙家兄妹行了点方便,孙家兄妹从头到尾压根就不知道他们坑人的同时也早就已经落入了别人的陷阱。

    “董大哥的怒火,的确烧得极有水平!”

    坐上自家马车后,贾如不由得轻笑。

    一报还一报什么的,还真是够爽。

    没过两天,江家的后续消息便传了出来。

    最终,不论江卓愿不愿意,却也不得不向现实屈服,勉强同意娶孙香儿为妻,这才算是将事情给压了下来。

    原本江卓只肯纳孙香儿为贵妾,但孙家实在是闻得厉害,压根就不怕丢脸明着拿报官做为要胁。

    按北疆律法,像江卓这样的行为,完全可以构成奸、淫良家女的重罪,便是江家再有势力门路,孙家若执意要告,江卓也少不得面临牢狱之灾。

    再加上江老夫人终究还是顾忌娘家人的脸面,好好的侄孙女抬进来做妾最终丢的也是她的脸。

    是以最后江老夫人一锤定音,很快便挑了个吉日,让江卓尽快准备将孙香儿娶进门为妻。

    而这,也已经是如今双方最好的结果。

    红枫书院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了江家这桩“喜事”,所幸董佩慈与江卓从未有过正式的婚约,是以各种各样的议论里头,倒是并没有牵连到她。

    “佩慈,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放学之际,江卓不知突然从哪儿冒了出来,直接将正准备回家的董佩慈与贾如拦了下来。

    “帮忙?我能帮你什么忙?”董佩慈下意识地退后两步,拉开了自己与江卓间的距离。

    几日不见,江卓竟是瘦了一圈,整个人看上去憔悴不已,明显日子过得并不好。

    “贾姑娘,能请你先回避一下吗?我想跟佩慈单独说几句话。”

    江卓看向挽着董佩慈手臂毫无松开之意的贾如,直接提出要求。

    “不必了,你有什么话就在这儿说便是。”

    董佩慈却是抢先说道:“如儿不是外人,再说你现在都要成亲了,咱们两个单独说话并不妥当,理当避嫌才对。”

    江卓被董佩慈疏远漠然的话呛得不轻,又看到贾如一本正经地点头附和,顿时满心满肺都不是滋味。

    见明显无法改变眼前这两个女人的想法,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只得妥协。

    “佩慈,念在咱们青梅竹马那么多年的情分上,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摆脱掉孙家那个恶毒的女人?”

    江卓也顾不上一旁的贾如,满脸急切地说道:“那天,我真的是被他们给设计陷害的,你也知道我对孙香儿向来只有厌恶,又怎么可能强行对她做那些龌蹉事!”

    他是真的走投无路了,所以才会想着来求往日的青梅竹马,毕竟他们十几年的感情不能说没就没。

    若佩慈能够说动董家帮忙的话,说不定他还真有机会改变现在的困境。

    “情分?”

    董佩慈当真没想到江卓到了这会竟然还好意思跑来拿着他们之间所谓的情分说事,妄想让她来帮他摆脱孙香儿。

    江卓怎么就能如此没脸没皮、理所当然呢?呵呵,这副无耻的嘴脸可真是越看越让人觉得恶心!

    “江卓,如今你还有脸跟我提什么情分?”

    她皱着眉,嘲讽无比:“但凡你真在意过咱们之间那点情分的话,当初我因你而病了那么多日,你也不至于连看都不曾去看我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