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0章 那是谁?
    ,!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江家再次办了喜事。

    江卓这次没再闹幺蛾子,不过新郎倌从头到尾木着一张脸没有半点的笑意,知道的是办喜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出丧。

    加上这门婚事来得并不怎么光彩,所以江家也没有大办,规格当真算得上简陋。

    贾如没有再去参加喜宴,如今这种意义不大的热闹去了也只是浪费功夫。

    她这阵子忙得紧,因为北疆王城一年一度的秋猎即将开始,而她还有一个难关需要攻克。

    王城秋猎是北疆顶级权贵每年都要举办的一场盛会,特别对于年轻人来说,那些天简直是集吃喝玩乐于一体的户外游首选。

    作为贾家嫡女,贾如当然有资格参加。

    只可惜因为年经小,所以前几年她都只能跟大多数的女眷在猎场营地附近玩玩,并不能跟着父兄、小叔叔他们一并正式下场狩猎。

    而今年她十四了,是以自然不会再打算错失良机。

    到时便是猎不到什么东西,但能够真正近距离亲身体验、全程参与下来,想想都让她格外期盼。

    可关键是,她的骑术当真勉强得很。

    要是像往常一般在书院应对一下骑射课还凑合,参加秋猎下场的话就很容易拖后腿。

    也难怪小叔叔一听说今年她定要跟着去狩猎,那脸上嫌弃的褶子都快能夹死蚊子。

    贾如倒不灰心,勤能补拙吗,骑术不好那就抓紧时间多练练便是。

    所以这段时日但凡有空,她都会到王城最大的马场练习。

    “如儿,今日带上你瑾表姐一块去,她应该还不会骑马,到时你好好教教她。”

    临出门之际,黄氏招呼着女儿将黄瑾儿一块带上。

    黄瑾儿最近才从广陵寺回来,几十天清修的日子并不那么容易,黄氏无形中对既有孝心又挨得住清苦寂寞的表侄女多了几分怜惜。

    所以下月的秋猎,她也准备带上表侄女一块去玩玩见见世面,到了猎场便是不去狩猎,骑骑马游玩也是可以的。

    听到黄氏的话,向来安静的黄瑾儿也难得显露出几分少女发自内心的雀跃与期盼。

    “让姨母与表妹费心了,我的确不会骑马。听说北疆这边的姑娘大多都会,我也一直挺想学的。”

    黄瑾儿是真的很高兴,毫不掩饰地表现出了自己的兴趣与积极:“不过我这一身应该不太合适,烦请表妹稍等片刻,待我去换身方便骑马的衣裳。”

    黄氏见状,笑着点了头,之前给表侄女做新衣时,她记得是备了几套骑装。

    “等一下!”

    一身蓝色骑装,英姿飒爽的贾如却是在黄瑾儿转身之际连忙将人喊住。

    如今她早就歇了向黄瑾儿示好的念头,自然也不打算带上这么个纯新手一并上路。

    在黄瑾儿以及母亲疑惑的注视下,贾如果断拒绝道:“娘,您也知道我那骑术是个什么水平,哪里教得了人。瑾表姐若是想学的话,不如给她专门请一名骑射师傅,免得跟着我一不小心伤筋动骨的可就麻烦了。”

    黄氏一听,也觉得在理。

    毕竟女儿骑术好的话,这些天也不用这么勤快地跑去练习了。

    而黄瑾儿一瞬间的面色却是有些不太自在,明显没料到贾如会这般直接的拒绝掉。

    她并不觉得贾如说的理由能成立,因为就算贾如自个骑不太好、不会教,但马场那边也必定会有足够的人手可以教她。

    贾如明显是不想带她,这是打心底里头瞧不起她,不想与她为伍吧?

    “既然表妹不方便,那这次就算了。”

    很快,黄瑾儿露出了一个得体的笑容,并没有表露出心中的不快。

    “是我没考虑周全,一会便替你寻个好师傅专门教你。”

    黄氏并没多想,反倒当下便吩咐人去办此事。

    虽说对于这个表侄女,她不可能真像对待亲生女儿一般那么上心,但钱财供给上,黄氏素来大方,对黄瑾儿还真不会输于女儿。

    黄瑾儿面上自是感激,心中却是觉得这对母女将自己在当成猴子一般戏耍。

    若黄氏真有心的话,不应该早早就主动替她请好师傅教她吗?

    而贾如,又怎么会在这种可有可无的小事上驳她的脸面?

    “娘,表姐,我还约了佩慈,先走了!”

    贾如没那功夫揣测黄瑾儿此时阴暗别扭的心理,很快先行走人。

    等她到达马场时,董佩慈果然早她一步已经在那儿等着了。

    两人打过招呼后,便有说有笑地去了马厩挑马。

    这家马场也是董家经营的,贾如个人就有马匹好马放养在此,其中一匹还是去年董佩慈送她的。

    贾如挑了今日状态不错的汹,也就是去年佩慈送她的温顺小母马,壮志雄心地准备好好练练,一定要尽快提升自己的水平。

    董佩慈也挑了匹合,她的骑术不错,比贾如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今日过来纯属陪练。

    “汹汹,今日咱们可要好好配合,姐姐就全靠你了!”

    摸了摸马儿做好感情交流后,贾如直接翻身上马。

    她技术不行,上马的动作却是行如流水,光看这派头还能唬唬人。

    董佩慈对贾如是知根知底,见状也跟着一个利落翻身,帅气十足地上了马问道:“如儿,你知道为什么你的骑术总是很难进步吗?”

    “大概是我别的方面都太过优秀。”贾如面不改色地说着。

    所以,总得有一点短板维持下平衡吗,这是她没有说完的后半句。

    “哈哈,你这脸皮可是越来越厚了!”

    董佩慈大笑起来,径直拆台道:“其实是你取名的水平太差啦!汹小白的,马儿听你这么喊它们能高兴得起来?”

    “你懂什么,这叫返璞归真!”贾如自是不服。

    “得了吧,还返璞归真?马总共就那么几种色,要是再来几匹黑马白马,看你怎么返璞归真。”

    董佩慈能够嘲讽好友的地方不多,一个是骑术,一个便是贾如取名的水准实在有些惨不忍睹。

    丫环的名字如此,马儿宠物亦是如此。

    “那有什么难的,汹一号,汹二号,小白一号,小白二号,以此类推,再来多少都不是……”

    贾如毫无负担地反驳着。

    话没说完,却是突然停了下来,看向不远处的目光流露出少有的惊艳,且喃喃问道:“那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