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3章 态度明确
    ,!

    董佩慈英勇救友,却并未起到半丝效果。

    陆离只一个眼神,她便瞬间秒懂,毫无骨气地装傻丢下贾如先行撤退。

    “如儿,我先去跑几圈,你慢慢休息不必着急。”

    看到好友突然变节,不讲义气地扔下这么句话就跑了,贾如顿感风中凌乱。

    “那个……十三叔?”

    她理了理头绪,看向陆离试探着换了个叫法。

    记得上回这个男人貌似对“伯伯”应该是挺不喜欢的,所以为了良好的交流还是先换个称呼?

    但显然,陆离并不认可,目光中的嗤笑再明显不过。

    “十三爷?”贾如只得又换了,升级了一下往死里抬着辈分敬着。

    眼见对方眼中嘲讽愈浓,贾如没了耐性,瞪了一眼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叫爷都不行?毛补真多!”

    “软软脾气可一点都不软。”

    陆离终于吱了声,出乎意料地叫了贾如的乳名,没再喊什么小骗子。

    小姑娘恼怒的模样跟只张牙舞爪的小兽,凶得一点气势也没有,反倒软软糯糯地想让人揉上几把。

    “是吗?不知您有何吩咐?”

    贾如见对方总算开了金口,也懒不计较话里头的刺,只想速战速绝,好早点说再见!

    见小姑娘并没反驳,反倒已经快速收起爪牙恢复镇定,陆离眉眼微沉。

    “喜欢刚才那男的?”他突然发问,语气听不出情绪。

    贾如没想到陆离会突然提起这个,微怔之后便点头承认了:“喜欢呀,长得那么好看谁不喜欢。”

    呵呵,果然刚才她跟佩慈说的话又被陆离偷听到了,这个男人是有多喜欢听人墙角呀。

    不过,她喜不喜欢常磊关他什么事,难不曾还准备帮忙牵线搭桥不成?

    “想嫁?”陆离也不意外贾如的答案,只是再次追问。

    “伯伯,您这问题问太早了!”

    贾如忍不住白一阵腹诽,但还是回答道:“想不想嫁那得看以后相处下来喜欢的程度,现在我同他连朋友都不是。”

    这不应该是她爹关心的问题吗,您老人家还真是闲吃萝卜淡操心。

    “清楚他的底细?”陆离眉目略缓,不在意小姑娘的态度,看上去反倒挺满意小姑娘的答案。

    “什么意思?”问题问到这,贾如已经敏锐地听出了些不同。

    “他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小家族的普通庶子。”

    陆离见页如果然聪慧得紧,倒是没再废话,径直抛出了答案:“私底下,他还有另一层特殊身份,长兴门最新走马上任的神秘门主。”

    对于长兴门,小姑娘便是不熟悉却也绝对应该听说过。

    毕竟长兴门几乎是整个北疆三教九流灰黑势力的龙头老大,连北疆王盛冶都得顾忌三分,极少会有人完全没听说过。

    贾如怔住,明显被这答案给惊到了。

    长兴门门主,那不就相当于北疆最大的黑社会帮派老大了吗?

    长得这么逆天的门主老大,难道北疆混三教九流也得看脸不成?

    贾如莫名就歪了重点,陆离却只当小姑娘是被吓到了。

    “怎么,怕了?”他颇有深意地看了小姑娘一眼,突然间又莫名觉得不像。

    “我只是在想,伯伯如此好心特意告诉我这般隐秘之事,到底是为了什么?”

    贾如回过神,露出浅浅笑容:“咱们也算是熟人了,有话直说多好,绕来绕去的没意思呢。”

    这只老狐狸,一看就没安好心。

    陆离又笑,小姑娘太聪明就有点不可爱呀,这才三两句话都没说完吧。

    他点了点头:“上回说好的,你还得帮我个忙。当时没想到就先欠着,现在正好有了。”

    “跟常磊有关?”贾如微微皱了皱眉,想都没想便直接拒绝道:“我跟他认识都不算,你还是换件我能力范围之内能办到的。”

    不得不说,她的直觉很准,哪怕陆离还没说完,便已经断定。

    别说常磊还有另外一层复杂的身份,便仅仅只是个小家族庶子,她也不可能无缘无故拖人家下水来填自己欠下的坑。

    虽然她并不是什么好人,行事手段也不怎么讲究,但绝不无端害人,这条底线还是得守着的。

    更何况,比起常磊,陆离的身份明显更不简单,张口要她做的怕不是什么见得光的事。

    “我都没说完,你怎么就知道不在你能力范围?”

    陆离反驳:“软软不必自谦,也无须担心。不过是见你对那常磊极感兴趣,所以才想着让你在日后接触他取得他信任的过程中顺便帮着试探点底细、情报罢了。”

    这要求听着好像不算太高,但贾如却依然面色不变。

    “不行,你换别的,这件事我不能帮你做。”她坚定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陆离疑惑:“对你来说并不难办到,况且我也没打算让你刺探那些太过危险的内容。”

    “不为什么,虽然我不算什么好人,但也不会随便算计利用没招没惹我的人。”

    贾如说得很是认真,也不像往常一般扮乖卖巧,沉稳淡定得出奇:“你若同意的话便换其他的要求,不同意的话便随你,反正这事我不能做。”

    “软软,你这是打算耍赖吗?”陆离有些好笑。

    小姑娘这会的态度明明认真稳重无比,可为何他越看越觉得像块滚刀肉?

    “当然不是,我只是在跟伯伯讲道理!”贾如摊了摊手,一副怎么说你才明白的无奈模样。

    “哦,那就是你兄长与那小妾的麻烦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

    陆离说得十分肯定,若有所指地看着小姑娘:“软软,言而无信可不是君子所为。”

    “伯伯,虽说我只是女子不是君子,但我从来就没想背信呀。”

    贾如见状,眉眼弯弯笑得十分淑女:“我只是让您换个别的要求,况且伯伯说过绝不会逼我做违背良知的事。我要真答应帮您接近利用常磊试的话,良心会很疼的!”

    让她跑去北疆最大的黑社会老大面前当奸细刺探消息情报,这不是上赶着找死吗?

    比起这个可能产生的麻烦后果,陆离泄密兄长与父亲小妾间的那点破事还真算不得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