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4章 庶长子
    ,!

    看着小姑娘一板一眼,一本正经地拿良心说事,陆远也是有些无语了。

    悬狸不是悬狸,装得再像也掩盖不住本质。

    正当他看不出来如此义正言辞不肯答应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吗?

    无非是怕到时惹的麻烦太大兜不住而已,还说得真跟没无辜利用算计过人似的。

    “呵呵,原来小骗子还有良心。”陆远嗤笑,不过倒是没再坚持不放。

    要是换以前有人敢跟他这般讨价还价,怕是早就小命不保,可这会他却觉得小姑娘如此懂得趋利避凶也挺好。

    许是太久没有碰到过如此生动鲜活而有趣的小姑娘能逗他一笑,是以偶尔对她心软一下也无妨。

    不愿意就不愿意吧,反正也不是非得让她来不可。

    再一想小姑娘干脆别去招那男人更好,免得小小年纪便被一张好看点的皮囊迷花了眼。

    不知不觉间,陆离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瞬间竟然想到了那么多。

    见陆离竟这么快便松了口,贾如有些意外的同时也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脸上的笑容也愈发真诚了起来。

    很快,她便顺势转了话题,问了句下月秋猎陆离会不会参加。

    话题转得实在唐突,陆离自是知道小姑娘的心思。

    随意嗯了一声,算是默认之前的事情揭过不提。

    贾如见状,一颗心又放得踏实了些,而后又说了两句场面话,便以去寻董佩兹为由,直接与陆离别过离开。

    陆离没有挑破小姑娘的小心思,亦没做阻拦,甚至于都没再刻意纠正小姑娘喊他“伯伯”。

    一个称呼而已,听着着竟然也好像觉得习惯了。

    贾如一路直奔到董佩慈那边,再回头看时,陆离已经自行离去看不到踪影。

    她长舒了口气,只要自己清楚看似从容而退,实际上却是有那么几分落荒而逃。

    “如儿,你没事吧?你怎么会跟我那远亲十三叔认识的?你们很熟吗?刚才你们都说了些什么呀?”

    董佩慈将人拉到身旁坐下,张口便是一长串的问题蹦了出来。

    迫于十三叔那无形的气势压力,董佩慈只敢远远躲在一旁偶尔偷瞄两眼,自然不可能知道刚才两人之间到底都说道了些什么。

    至于自己刚才毫无义气先撤一步的怂事,董佩慈也相信心胸宽广的如儿应该不会与她计较。

    “没事、偶然路上碰上认识的、不熟、随便聊了几句。”

    贾如直接答完所有问题,听似言简意精,不过其实也跟什么都没说差不多。”

    “不熟?”董佩慈却是没打算就这般放过,明显不信:“不熟他能同你单独说这么久的话?”

    “我骗你干什么。”

    贾如神色坦荡,信不信无所谓,这种事情解释本就没啥用,是以直接反问道:“你刚才跑得可真够快的,跑什么呀,跟见了鬼似的?”

    董佩慈也不傻,见状自是明白贾如不愿刚才与十三叔到底都说了些什么。

    又见好友开始朝她兴师问罪,当下也不好再追问什么,连忙嘻嘻哈哈地打浑岔开掉不提。

    她当然不相信刚才如儿同十三叔只是顺便聊了几句,随便聊几句的话她还用得着避开吗?

    再说,连她爹在十三叔面前都明显一副敬着捧着的态度,那么难以接近的人怎么会没事找如儿这样的小姑娘随便聊聊?

    但现在她只能先行压制自己浓郁的好奇心,很快拉着好友起身一并跑马。

    ……

    夕阳西下之际,常磊的手头便有了一份关于贾家四姑娘贾如的调查详细。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并没有得健忘症,也不曾遗失任何的记忆,所以自然确定与那贾家四姑娘绝无半点交集。

    但当时贾如表现得实在太过真实,一点都看不出任何异样,特别是那委屈失落的模样不似做伪,所以他才莫名的又产生了几分迟疑。

    为防万一,常磊还是让人查了一下贾如。

    当然,常磊是绝对没有想过贾如仅仅只是因为同他搭讪才会面不改色的胡编乱造,毕竟这根本不存在于他的思考范围。

    倒不是说常磊没被女子主动搭过讪,相反这样的事情因为他的相貌而再平常不过。

    但一则从没有人把如此拙劣的借口说得比真的还像真的,二则他也并不认为贾家最受宠爱的嫡女会在他这么个小家族庶子面前这般放得下身段不顾形象。

    但显然,常磊高估了贾如的脸皮,吃亏便吃亏在他如今还并不了解真正的贾如是何本性。

    看完那份详细调查后,常磊并没瞧出什么特别的问题。

    人是绝对不认识,今日贾如的出现也明显并不是特意安排,更加不可能是因为知晓了他隐藏的身份而刻意接近。

    那么,最后唯一剩下勉强可以解释的理由,兴许便是那姑娘只是认错了人而不自知。

    虽然这样的可能性当真也极难站得住脚,不过对方到底是贾家的嫡女,只要并汪是存了阴恶用心的话,他也并不想过多追究、与贾家对上。

    如此一来,常磊随意将那份调查结果点了火烧掉没再理会。

    贾如自然不知道自己又被人查了个底朝天,而这几天她也没有空余时间再去马场练习。

    因为府上出了件不大不小的事,她那庶出的二姐婚事发生了些变故。

    贾二姑娘一年前便订了订,男方是布政使王大人家的嫡次子。

    婚期眼看着也近了,就在两个月后,但偏偏前几天竟发现二姑娘的未婚夫,也就是王家二公子在外头养了外室,而且那外室肚子都已经有了八个月,立马要当爹的节奏。

    这一下,贾家自然不干了!

    贾家的闺女还没嫁过去,王家便闹出如此荒唐事来,外室以及将要出生的私生子简直就是在明晃晃地打贾家的脸面。

    贾家嫁的虽说只是庶女,可那也不是由着人欺负的,否则的话真当贾家没人了。

    原本贾二姑娘这门婚事还算不错,毕竟庶出的女儿能够嫁给布政使家的嫡次子为正妻算是极好。

    可问题是,现在人还没嫁过去,这庶长子都要生了,一切自然就变得完全不同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