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7章 不要
    ,!

    黄氏简单将男方情况说了一下。

    在她看来这李是真正的良配,将来庶女嫁过去后,只要不发疯不做出那些天怒人怨之事,将来怎么过都能舒心安好。

    因为上次王家那位闹到退亲,所以黄氏多少对二姑娘存了点补偿之意,重新挑验事时更是极为上心。

    但很显然,贾敏在听到这些后却并没有如同黄氏所想的一般有什么欣喜之处。

    “母亲,您所说的南安李家,女儿怎么从没听说过?”

    贾敏面色复杂,她并非真的不知道嫡母所说的南安李家,可正因为知晓,所以才更加难以接受。

    南安李家是北疆王城李家的旁支,虽与王城李家沾亲带故,但真正论起来差不多都快要出五服了。

    更为主要的是,南安李家以诗书传家,自视清高家境也不宽裕。

    而那嫡长子虽说刚刚中了举,但区区一个举人将来能否考中进士还难说,便是中了进士最多也就是当个地方小官,能有什么出息?

    一想到自己要嫁的仅仅是个如此普通的人家,不说同将来的嫡妹比,便是与早就出嫁的庶长姐比,那也是天差隔地远,往后她在娘家姐妹面前哪里还能抬得起头?

    贾敏知道自己退过一次亲,也不指望再寻一门同王家相提并论的门第,但一下子要低到南安李家这样近似于平头百姓的,如此大的落差着实难以够接受。

    “南安李家是王城李家旁支,在南安县的名气可是不小。此次那李公子便是王城这边本家嫡支亲自出面保媒,可见那李公子在族中受重视的程度。”

    黄氏只当庶女当真不知,所以还特意详细介绍了一番:“两地隔得也不算远,而且听说本家嫡支也有打算安排他们迁入王城相互照应。等将来那李公子考中进士,有李家嫡系一脉帮忙打点,前程自然极好。

    还有,小李夫人亲眼见过那李公子,说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也担保品性极佳,绝不是那种荒唐之人,所以你大可放心,不会再发生以前那种事,的的确确是门极好的亲事。”

    谁知,黄氏解释得越详细,一旁贾敏脸色却越来越苍白难看,仿佛正在承受着什么煎熬却不知如何开口似的。

    黄氏自是瞧出了异样,渐渐的不再说话,目光淡淡地看着贾敏,瞧不出喜怒。

    而贾敏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地咬着嘴唇,沉默着低下头不言不语。

    一时间,屋子里就那般唐突的静了下来,再无人说话。

    气氛怪异到了极点,三姑娘贾若完全不敢吭声,甚至于恨不得让自己隐身才好,只盼着这说不清道不明的莫名压抑快些过去。

    唯有贾如没怎么被这样的氛围影响到,眼见谁都不吱声,倒是微微一笑,率先打破了这份压抑的沉默。

    “二姐怎么都不说话了?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当着母亲的面直说,毕竟这是你的亲事。”

    她现在还真是挺佩服这位二姐来着,明明那么懦弱性软的人,却没想到因着婚事却一次比一次胆大而有“主见”起来。

    这分明是没瞧上南安李家,估计是觉得门第太低了吧,所以那位李公子优秀于否对于二姐来说反倒是次要,明显并不相信母亲所言。

    因为贾如的话,所有人的目光更是不约而同的落到窘迫不安的贾敏身上。

    她的确不满意这门婚事,毕竟南安李家与王城李家相差太大,大到她根本很难再去注意那位李公子本身如何,嫡母的话几分是真。

    可她又不好当着嫡母的面明说,毕竟那样便等同于再一次的否认嫡母,关系弄得太僵将来没有半点好处。

    “母亲,四妹,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只是觉得我这才刚刚退了亲,是不是迟些再提婚事比较好?”

    暗自深吸了口气,贾敏斟酌了许久,总算鼓足些勇气:“我……我其实、其实不急着这么快又订亲成婚。”

    短短一句话,二姑娘愣是说得跟一大段话那般长,一张脸更是纠结到了极点,也不知道到底是憋的还是心虚成的。

    但不论如何,所有人都明确的听清了贾敏的言下之意,哪怕再婉转再闪烁。

    黄氏皱了皱眉,脸色隐隐已是不悦,但终究还是修养极好的不曾发作。

    “李家公子今年都十九了,又是家中嫡长子,所以婚事没法拖得太晚,你若想迟些再议亲的话,怕是会错过这门难得的亲事。”

    说到底,黄氏并不会做那强迫庶女的恶毒嫡母,但她是真心觉得这门亲事对贾敏来说当真极为难得,是以耐着性子又劝了两句。

    “南安李家虽不是达官权贵,也非富贵世家,但门第还算不错,且诗书传家、家风极好,你若嫁过去将来日子肯定过得舒心安乐,这比什么都好都重要。”

    黄氏哪里猜不出二姑娘心中的真实想法,无非是嫌弃对方门第低了。

    但她也不想想,若非门第上的差距,那么优秀的李公子,怎么可能轮得到她这么一个才貌性情都并不出众的贾家庶女。

    人贵有自知之明,偏偏贾敏不知怎么就迷了心,想不通这么简单的道理。

    要找门第自身样样都极好的,那你自个也得各方面有那资格配得上才行呀!

    当然,这些话黄氏不会明着说,嫡母难为,说了好心也会被当成恶意反遭记恨。

    “多谢母亲如此为女儿考虑,不过……不过女儿还是想迟些再议亲,就不、不耽误李公子为好。”

    贾敏的声音越来越小,一张脸因为紧张或者是激动憋得更加红似血,但好歹却算是明确的拒绝了。

    见状,黄氏没有再劝。

    她既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只是表示想要休息,挥了挥手示意贾家几位姑娘可以先回了。

    “二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那么好的亲事,谁都知道那是母亲费心费力替你挑的,你怎么连个合理的解释都没说,就那般吱吱唔唔的给拒绝了?你到底还想挑什么样的?你这样又让母亲怎么想?”

    三姑娘贾若脾气收都收不住,半道上就追了上去,直接拦住人恼火不已地质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