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0章 心烦意乱
    ,!

    “娘,若是男方也没意见的话,我倒是觉得三姐嫁给那位李公子反倒是真正的结亲,对咱们贾家不失为一件好事。”

    贾如的态度很是明确,又想起之前三姐说过的话:“其实三姐以前便同我透露过择亲方面的想法,不过大富大贵,但求舒心安稳,如今看来南唐李家也的确挺符合她所愿,怪不得三姐会主动求到您跟前来。”

    黄氏听后,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同样都是庶女,三姑娘比起二姑娘来的确聪明了太多。

    于黄氏来说,哪位庶女嫁去南唐李家都没有什么差别,既然老二不领她这份情,那么让老三得了好处也不是什么大事。

    “既然你都替你三姐说话,那为娘成全她便是。只希望这次不会再折腾出个白眼狼便是。”

    黄氏对于二姑娘贾敏最近的所作所为虽并没真正动怒,但要说完全毫无芥蒂却也不可能。

    是以连带着对三姑娘也多了几分戒备,直到嫡女开口后才正式应下。

    南唐李家原本也并非贾家的三姑娘不可,所以这事只要她提出,老三与李公子的亲事便就是板上钉钉子了。

    至于贾敏,将来自是有后悔的时候,而她这个嫡母往后也不会再做这等费力不讨好的事。

    不过是两句话的功夫,贾家两位庶女的前程便有了实质性的定论,而二姑娘贾敏却丝毫不清楚自己到底失去了些什么。

    主意打定,黄氏的动作也极快,当天便让人将她希望改成李家公子与贾家三姑娘订亲的想法告知了男方。

    李家那边知晓后,压根就没有任何迟疑,立马便欢喜不已地应了下来。

    次日,两家就对这门婚事正式达成了约定,接下来婚事的各种事宜倒是不再那般匆忙,只需要照着日子一步一步按部就班便是。

    府中上下也在当天便得知三姑娘订亲的消息,不过因为男方门第看上去只是一般,对于庶女而言也算是比较正常的婚配,所以并没有引起太多议论。

    不过,于三姑娘贾若来说,却着实欣喜不已,一颗心真正落到了实处的感觉好得不能再好。

    “四妹,多谢你。”除了当面与嫡母表达感激之外,三姑娘贾若也特意来向嫡妹道谢。

    她心中清楚,自己这桩婚事能够如此顺利,少不得四妹在嫡母面前替她说好话。

    “三姐太客气了,我也没做什么,不过举手之劳。你是我三姐,我自然也希望你能得偿所愿、将来能够过得好。”

    贾如并不认为自己在这件事情里头出了多大的力,真论起来还得多亏二姐不识货,这才便宜了三姐。

    要是二姐脑子不犯糊涂,这门亲事可是母亲专程为二姐挑的,再如何也同三姐无关。

    “四妹,很多事对于你而言或许无关紧要、不值一提,但对于我来说却足够改变我的一生。”

    三姑娘笑得极为真诚:“我不是那种不知好歹之人,也明白这世上没有什么无缘无故的好,所以四妹妹这份人情我牢牢记下了。虽说我人微言轻、能力有限,不过将来若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四妹妹尽管同我开口,我定当全力为之!”

    “好!”

    见状,贾如也没多做客气,报之以笑,坦然应下。

    两姐妹又说了一嗅话,之后三姑娘便起身告知,没再多做打扰。

    毕竟明日贾若要跟着府中父兄、小叔叔一并前去王城猎场参加一年一度的秋猎活动,出发前还得再花些功夫准备一二。

    “三姑娘倒是个明白人,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也不知二姑娘怎么就跟三姑娘差那么。”

    待人走后,一九如同自语般嘀咕了一句。

    因为自家姑娘的关系,她们几个贴身丫环对于府里头明里暗里的一些事情比着旁人看得更加分明,也正因为这般,却是对二姑娘更加失望不已。

    毕竟这么些年来,不论是贾家,还是夫人或者自家姑娘,当真没有谁亏待过二姑娘分毫。

    若是放在旁的人家,像二姑娘这种不知好歹的庶女,早就不被嫡母所容,还不知道得搓磨成什么样子。

    “二姐的性格与三姐本就没得比,也算正常。”贾如听到后简单的做出了评价。

    性格决定命运,她真一点都不意外二姐如今的心思做派。

    即使这样的变化明显带着外人不怀好意的教唆与推动,但若非二姐本来身便有那些念想,又怎么可能轻易被人说动利用。

    “姑娘,二姑娘对夫人还有您明显存有怨恨之心,难道这事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一旁的二八颇是不平,不明白为何连夫人明明知晓,却对二姑娘连最轻的惩罚教训都没有,就跟从未知晓一般。

    “你们不懂,不过这是二姐最后一次在母亲那儿得到无偿宽恕,往后二姐怕是不会再有这么好的待遇了。”

    贾如无声地笑了笑,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其实,一开始她也不明白,为何向来母亲会对二姐一而再再而三的包容,直到那天亲自问过母亲后,这才豁然开朗。

    原来,二姐的生母姨娘本是母亲的陪嫁丫环,当年对母亲极其忠心,甚至于最后年纪轻轻便过世多少也同母亲有些关联。

    正因为如此,所以母亲才会看在二姐生母的情份上才会对二姐比旁的庶女格外宽容些。

    但这样的情份毕竟有限,不可能无止境的被人拿去消磨。

    可惜二姐并没看清这样的道理,生生将一手明明不错的好牌打成现在这副模样。

    虽然母亲并没有说过二姐半句不好的话,但这也意味着从今往后二姐在母亲那儿再也不会有任何的特殊之处。

    将来二姐若是继续作死,下场可想而知。

    便是母亲什么都不做,一个失了嫡母庇护的庶女,将来哪里还有什么前程可言,好日子也算是到了头。

    或许,对于二姐来说,这才是最大的惩罚,只可惜二姐如今还不自知罢了。

    二姑娘贾敏此刻的确远想不到这些,而这会她的心情明显有些不佳,因为正式确定了三妹要与南唐李家订亲的消息,莫名竟有些心烦意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