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2章 大礼
    ,!

    贾如没有再说话,似笑非笑地看了黄瑾儿一眼,随后便转过了头没再看这位打死也不会当着她的面承认任何的表姐。

    “小叔叔,我不想坐车了,我也要同你们一道骑马。”

    再次掀开左手侧的帘子,贾如径直朝着离自个最近的小叔叔贾清明喊话。

    至少在短时间内,她一点都不愿意再搭理黄瑾儿,有意装逼给其无形中施压也好,还是主观上对于这位表姐的不喜也罢。

    总之,此时离开封闭的车厢是她最好的选择。

    贾清明得了小侄女的召唤,立马让自个的坐骑同马车并行,边走看着贾如说道:“就你那骑术,别还没到营地就挂彩负伤,到时不能跟我们一起去狩猎的话,可不能哭鼻子!”

    被小叔叔如此毫不夸张地嘲讽,贾如那个气哦!

    哪怕她的骑术的确只是一般般,但绝对没有小叔叔说的这么差劲吗!

    她这小叔叔果然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才几天功夫没一块聊聊人生,欺负她的狗胆倒是肥得不要不要的,就好像没瞧见她家老爹就在前头不远处一样。

    “爹爹,你听到没有,小叔叔欺负如儿,诅咒我骑马就会被……”

    她伸出脖子张口便朝前头的老爹说话。

    “我的小祖宗,快别喊了,我什么时候咒你了,千万别冤枉我了!”

    贾清明一听,顿时魂都快要飞出去,急急忙忙打断小侄女的话,说话的同时不断的往前边自家兄长那儿看去,心中懊恼无比。

    他这也算是一下子得意忘形,同小侄女怼习惯了,都险些忘记那护女护得毫无原则的兄长就在前头。

    “行行行小祖宗,算我错了,别说骑马了,你想做什么都行,好不好?”

    他语速极快的服软请求,朝着小侄女挤眉弄眼低声下气,毫无半点包袱压力。

    反正这种退一步海阔天空的事在某个悬狸面前他也做得不少,不差今天这么一回。

    贾如得意洋洋地挑了挑眉,毫不掩饰自己的内心话:小样,还治不了你?

    “如儿,你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停下来休息?”

    前头贾清风第一时间并没有听清宝贝女儿说的话,以为是哪里有什么不舒,当下便担心不已,边说边扯着马绳想要转头亲自到女儿马车旁过问。

    “没事没事,女儿就是想告诉爹爹,小叔叔说要带我骑马看看这路上的风景。你不用过来,也不必担心。”

    贾如这会自然不会再为难小叔叔,快速大声回复着老爹,挥手示意无需特意折返过来,继续在前头便是。

    贾清风一听宝贝女儿要改骑马,也没有反对。

    “外头风景还算不错,空气也比车内好,如儿想要骑马就骑,只是务必要慢点小心一些。”

    他扭头关切和谒地叮嘱自家宝贝女儿,虽说再如何也有些不太放心女儿的骑术,但到底还是舍不得拒绝女儿的要求,让女儿丧了兴致。

    不过,对于吃饱了撑着,提出这么个主意的罪魁祸首,贾清风可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和气了。

    “清明,你可给我好好照看好如儿,要是她受到什么惊吓之类的,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如此天差地别的对待来得实在防不胜防,贾清明瞧着自家兄长那一幅随时都要将自个打断腿的凶悍样,当真恨得牙根都痒痒的。

    兄长这也太不讲理了,连贾如受到点惊吓都要威胁打断他的腿,要真受了伤还不把他给生劈了?

    还有,明明是那只悬狸自个说要骑马的好不好,他这又背冤枉又背风险的凭啥啊?

    凭啥他就得受这对活宝父女的气呀,凭啥他就这么好欺负呢?

    他不服!他要反抗!

    一念之间,贾清明便在脑海中想了几十种报复反抗的点子。

    不过可惜的是,下一刻见到小侄女就这般直接从没有停、只是稍微减速了一些的马车上跳下来之际,所有的反抗的念头全都烟消云散。

    “哎哟小祖宗,你怎么直接就跳下来了,有没有扭到脚?有没有哪里伤到了?”

    贾清明的身体可比他的思维诚实多了,几乎一瞬间便翻身下马,直接上前扶住了人。

    算了算了,欺负就欺负吧,反正他也习惯了,只要小侄女没事就好。

    马车内,黄瑾儿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看着黄瑾儿明明那般娇纵不讲理却偏偏还被这些人一个两个全都捧在手心里宠着疼着,明明那么多的缺点什么都比不上她,却偏偏比她活得好不知多少倍,仿佛所有人天生就要围着那个女人转一般!

    可是凭什么?凭什么?

    心中的不甘如同海啸般一浪高过一浪,那些没有资格过得比她美满幸福的人,可真是碍眼到了极点!

    黄瑾儿转过头放下车窗帘,闭上眼睛靠在那儿静默,借以平复心头激烈无比的情绪。

    没过多久,仿佛一切真的都平息了下来,而黄瑾儿那闭目养神的面孔则比着从前任何时候都要安详平静,就好像惊涛骇浪从未有过。

    ……

    “连车都不愿意再同你那表姐一块坐,看来咱们如儿是真的特别讨厌她了。”

    放慢了速度与马车拉开了不少距离,贾清明小小声地同小侄女说着话。

    为保险起见,他直接带着贾如同骑一匹,免得万一这小祖宗真受了点什么惊讶,到时他还得倒霉。

    相较于先前两人之间的你来我往没个正形的模样,这会贾清明倒是正经了不少。

    当然,关于长辈这个身份与架子,自然还是形同虚设,好在这么多年他也早就习以为常。

    “我刚才与她摊了两张牌,要她以后莫要我面前装模作样了,一天到晚见人都演戏,真替她累得慌。”

    关于黄瑾儿的一些事,贾如同小叔叔反倒是透露得最多的,所以也不担心小叔叔听不明白她的意思。

    “摊了就摊了,不过就是一个表姑娘,还真没那么大的脸让你陪她演戏。”

    贾清明光棍得紧,似是想到了什么笑得有些鸡贼:“对了,我听说这次秋猎,有人听说她也会去可是特意准备了份大礼给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