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9章 到底是谁?
    ,精彩小说免费!

    骆月华就站在原地,目光清明,用最直接的话将一切完全挑明开来。

    她有她的骄傲,拖拖拉拉、纠缠个没完没了根本没有必要,哪怕对方是她所不能得罪的存在。

    贾清明再次被伤了个内出血,如此直白而不留情面的拒绝让他的心都碎成了渣渣。

    他也知道骆月华不待见自己,不然就不会一直冷冷淡淡,故意想用那样的方法叫他知难而退。

    而现在,这姑娘连最后一点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同他敷衍,宁愿得罪自己也要把话挑开来说死,彻底想要与他划清界线。

    他活了二十一年,还从没有被一个姑娘这般嫌弃过,偏偏也不知道为何就跟吃了秤砣似的铁了心不愿放弃。

    哪怕这姑娘把他的好全然不放在眼里,哪怕将他的骄傲都踩到了脚底,也无法改变那颗被深深吸引的心。

    “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好!”

    暗自深吸了口气,贾清明将失落通通藏于心底。

    他不愿意强迫月华,但也绝不可能如她所愿就此放手。

    没关系,真没关系,他还年轻,他还有的是机会。

    现在月华不喜欢他,那他就继续努力,一直等到她改变主意喜欢上他就好!

    许是因为贾清明的态度实在太过真诚,许是因为这样的答案当真很是意外,骆月华愣愣地怔在那儿,半天没有说话。

    良久,直到贾清明都快以为这姑娘是不是想要上前揍他一顿时,骆月华总算是有了动静。

    “随你,总之你别再跟着我了!”她皱着眉头,不再压制自己的天性,恶狠狠地凶了一句,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破罐子破摔,骆月华突然觉得自己跟一成天不着调的二世祖认真掰扯说道理什么的简直就是脑子有病。

    这种人要是那么容易听得进去话,那么整个天下都将永无战火!

    贾清明果然听话地没有再追上去,倒不是被骆月华突然而来的凶悍给吓到,反倒是莫名心神激荡,瞬间只觉得这样的月华霸气可爱到了极点。

    呵呵,恋爱中的人,当真没什么智商、理知可言。

    ……

    等回到住处后,累了一天的董佩慈也没有再缠着贾如不放,两人各自进了自己的屋子。

    “姑娘,表姑娘那边出了点乱子。”

    刚坐下来喝了两口茶,贾如便听到一旁候着的二八神色有些不太好地禀告。

    “什么乱子?”她放下茶杯反问。

    这位表姐可真不是个省心的,才出门一趟又闹什么幺蛾子?

    二八也不敢耽误,径直又道:“今日您同董姑娘刚走没多久,陈家的三姑娘便派了人去请表姑娘,说是早就听闻表姑娘棋艺出众,特意请表姑娘过去对弈。”

    “陈三姑娘?貌似那倒真是个颇为风雅的女子,但照理她应该同瑾表姐没有交情才对。”

    贾如自是知道陈三姑娘。

    陈家同为北疆四大世家之一,只不过向来跟贾家交情平平,陈三姑娘连她都爱理不理,什么时候竟放下高贵的身姿欣赏起贾家的表姑娘来了?

    “奴婢已经查清楚了,那陈三姑娘是受了江家公子所托,特意寻机会将表姑娘带出门而已。”

    二八解释道:“当时奴婢怕陈家的人借机生事,所以也不好拦着,只能让表姑娘跟着她们走了。奴婢没有看好人,还请姑娘降罪。”

    自打昨日起,自家姑娘不在的话,二八便会亲自留意黄瑾那边的动静。

    如今黄瑾儿就这般被人带走,她当差不利没有完成好自家姑娘的交待,难免自责。

    “有什么可降罪的,你做得没错。”

    贾如听后,自然没有怪罪二八:“出去了便出去了,本来我也知道不可能一直将人关在屋子里,凭瑾表姐的本事,能禁她这些天已经不错了。”

    这摆明了就是江卓英雄救美托了陈家的门路帮着黄瑾儿破门禁,当时莫说只是二八,就算她在,也没得明着阻挡的道理。

    见自家姑娘并没有怪罪,二八暗自松了口气。

    同时又问道:“姑娘,奴婢已经着人暗中留意表姑娘的去向与动静,一旦有什么特别之事,自会有人回来禀告。”

    二八行事极为妥当,贾如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至于黄瑾儿那边,不论是真去跟陈家三姑娘品棋对弈,还是另外行别的事宜,这些都无所谓。

    总之最好别让她抓到什么把柄,不然再有下次,她可是巴不得寻了由头直接提前将人给赶回王城。

    小休片刻,又用过膳食,贾如刚刚放下碗筷,便见才出去的二八又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

    “姑娘,表姑娘回来了,不过是被人抬回屋去的。”

    二八挑着重点,一口气禀告道:“据说表姑娘好像是在回来的路上,经过莲花池那边看到有人落水,情急之下便亲自跳下水救人,这才会呛到水昏迷了过去。”

    猛的听说黄瑾儿竟然是突然下水救人遇了险,贾如顿时有些说不出的违和之感。

    她这表姐可不是什么好人,哪里可能随便看到有人落水二话不说便奋不顾身的下水救人?

    先不论黄瑾儿这样的本身会不会水凫水,单论黄瑾儿自恃贵女小姐的身份,也不可能完全不顾形象亲自下水救人才对。

    “当时表姐身边没有其他人跟着吗?陈家三姑娘呢?江卓呢?再不济边上也应该有下人才对,难道就没人拦着她,都由着她一个体面大姑娘不管不顾的跳下去救人?”

    贾如满是疑惑地问着,这事听起来就漏洞百出的。

    至于这会昏迷的黄瑾儿身体如何,有没有性命之危,她当真一点都不担心。

    毕竟黄瑾儿要真因此送了命的话,对她来讲那才叫好事。

    不过可惜的是,她知道肯定没这么容易得来的好事。

    “没有,当时表姑娘身边只有一名贴身丫环霜儿,除此外并没有其他人护送。那霜儿也不知道是惊到了还是怎么回事,总之等反应过来后表姑娘早就已经跳下水救人,根本来不及阻止。”

    二八说道:“您别说,表姑娘倒是真会水,还将落水之人给顺利拖到了池边,上来后因体力不支这才晕倒昏迷的。”

    “那被她救的人到底是谁?”

    贾如很快问出了关键所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