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4章 要哭不成?
    ,精彩小说免费!

    等贾如理清头绪,知道自己被救的大概经过后,也来不及多感慨两位救命恩人志同道合的低调离场。

    因为经由佩慈提醒,她这才发现了一个并不怎么高兴的事实——那便是黄瑾儿果然没有那么简单的狗带掉!

    照理来讲本应该非死即残的黄瑾儿,生生改写了结果,不愧是自带女主光环,运气就是非同一般。

    在甩下马背的之后,黄瑾儿最后一刻竟是被不知打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北疆王世子盛云所救,轻轻松松便大难不死逃过这一劫。

    如此结果多少让贾如有些失望,不过倒也不算太意外,毕竟黄瑾儿这种蟑螂型女主若真这般容易便丢了性命,她反倒会有些觉得难以置信。

    好在,世子虽说及时出手拦了一把,但摔下来时冲力太大,黄瑾儿还是受了些小伤,顺带着把一条小腿给摔骨折掉了。

    放在现代,这骨折当真算不得什么,去医院打个石膏,再过个把月拆掉就行。

    不过,搁这个时空来讲,摔断腿可就不是什么小事,更别说像是黄瑾儿这等娇滴滴从未吃过什么苦头的大家闺秀。

    是以,被甩下马背还一直坚挺着的黄瑾儿,终于华丽丽的在大夫诊治之际疼晕了过去。

    而做为当时在场的唯一亲属,不得不一路跟过去照看的贾如见到黄瑾儿晕倒的场面,着实有些兴灾乐祸。

    “贾如,你还有没有一点同情心,看到自已表姐痛晕过去竟然还笑得出来。”

    站一旁的兴城郡主倒是眼尖得紧,竟然在那么关键的时候还分出了心神注意到贾如的举动。

    一时间,所有人都不由得看向了贾如,当然也包括了北疆王世子,这个关键之际出手英雄救美,救了黄瑾儿的盛云。

    而事实上,在看到盛云与黄瑾儿极为和谐的同框时,贾如便由突然蹦出脑海的剧情提示知晓了盛云天生男配的重量级的身份与地位。

    也正因为如此,她反倒是有些同情起这次策划落马事件的那位还不知名的幕后君起来。

    盛云的目光有些复杂,疑惑、意外、不解甚至于嘲讽不屑,倒是唯独没有什么愤怒。

    因为胞妹的关系,盛云对于黄瑾儿的印象还算不错,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在先前那样的时候,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出手相救。

    不过,就目前而言,黄瑾儿于他也不过是个稍微印象比旁人好点的贾家表姑娘,其他倒并没有特别之处。

    反倒是贾家唯一的那位嫡女贾女,虽说也仅仅只是见过几回,却让他印象深刻,可惜却不是什么好印象。

    特别是最近莫名有人盛传,贾如将最有可能成为他未来的世子妃,着实让他觉得可笑无比。

    什么时候起,连他都不清楚的事情,外头竟然就传得有鼻子有眼的了?

    在他看来,此事只怕是贾家在其中推波助拦。

    想到那贾家嫡女很可能自以为是的觊觎着他的世子妃之位,盛云心中便有种说不出来的厌恶。

    被指名道姓,贾如自然没法置之不理。

    没想到一时不察,自己小小的兴灾乐祸竟被兴城郡主给抓个正着,不由得惋惜感慨自己当真没有半点为非作歹的天赋。

    “我刚才笑了吗?郡主怕是看错了。”

    迫于那么多道目光的“无声谴责”,她索性装傻不承认。

    实在不能怪她不注意场合,没有控制好自己的伪装,而是因为刚才黄瑾儿晕得太过富有戏剧性,所以才一时间没忍住。

    她这向来心志坚定、非同一般之人的好表姐,早不晕晚不晕,偏偏挑这么个时候柔软无助、楚楚可怜地晕在了帮忙扶着她的世子怀里。

    不仅如此,晕前还要与世子来了个眉目深情的对视,实实在在戳到了她的笑点

    她都不好意思揭穿黄瑾儿那点小把戏,还没开始固定接骨呢,大夫才刚刚检查,碰触了一下断裂之处便晕了,这到底是有多弱不禁风呀!

    贾如深深地觉得,这本书原来为女强设定的女主已经渐渐走歪,直接奔着玛丽苏的方向一去不复返。

    北疆王世子盛云明显是最大的男配一号,难不曾,咱们的女主是想给一号男配转个正,最终将原书男主取而代之?

    “贾如,你的意思是本郡主冤枉你了不成?”

    兴城郡主这会脾气当真极其不好,眼见贾如竟然睁眼说瞎话,连她这个郡主都敢不放在眼中,一时间更是来火。

    原本好好的比赛出了如此意外,瑾儿姐姐受了这么重的伤她已经自责不已,偏偏贾如还要这般凉薄尖刻,小人行径着实令她不齿。

    “郡主何必故意歪曲如儿的意思,如儿只是说您看错了,这跟您冤枉她完全是两码事好不好?”

    董佩慈当下便站到了好友这边,朝着兴城郡主反驳道:“再说,刚才如儿自个都险些丢了性命,这会她也是一肚子委屈恼怒与后怕,哪还有多余的心思笑话别人?”

    “你同她向来是一伙的,自然是帮她说话了!”兴城郡主凶巴巴地瞪了讨厌鬼董佩慈一眼,哪里听得了这样的狡辩。

    “帮着说话就是一伙的?那郡主跟黄瑾儿岂不更是一伙的?”

    董佩慈毫不示弱地怼了回去:“你这是没事找事,我还不能实话实说?”

    别人忌讳兴城郡主,她可不怕。

    不过是个郡主,又不是公主,想给人定罪那得拿出实锤证据,单凭两张嘴皮子一上一下便想找贾如的麻烦,哪有那么容易。

    “你……”

    兴城郡主更是恼火,偏偏嘴皮子还真说不过利索的董佩慈,一时间脸都胀得通红。

    “呀,郡主快消消火别生气,其实我看如儿就是天生长得喜气,平时怎么看不都是如此模样?这点小事着实不值得大家争来吵去,伤了和气。”

    邱水一副正儿八经的模样跳出来,看似打圆场,实则明晃晃地帮腔:“再说,晕了的人不好好的吗,又不是咽了气,就算真有人笑也没什么,难道要哭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