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5章 目瞪口呆
    ,精彩小说免费!

    董佩慈外加邱水几句话下来,这杀伤力实在太过强大。

    以至于连贾如都默默抖了抖,有些同情起战斗力完全不在同一水平的兴城郡主来。

    她向来知道董佩慈与兴城郡主互相看不对眼,说起话来自然没多少顾忌。

    可没想到才认识不久的邱水也是不畏强权得可爱,真是不愧出身于将门之家。

    这两人合到一起帮她说话,哪还有战五渣的活路。

    没错,兴城郡主在贾如心中着实只是个战五渣,本性倒是不坏。

    不过那原本还算可爱的单纯性子,遇上黄瑾儿后着实就变得有那么些不讨人喜欢而不自知。

    至于她自个,则觉得身为反派女配倒是越来越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有人找麻烦立马就要好友为她出头可不就是最好的证明。

    甚至于,今日连常大美人都主动出手救她,果然一天比一天棒棒哒!

    “放肆!你们、你们简直是歪理邪论,胡说八道!”

    兴城郡主怒声斥责,很快打断了某人暗戳戳的自恋。

    当真是被人联手气得太狠,所以兴城郡主无意识地便端起了郡主的身份架子,想要直接以势压人。

    她怒目而视,目光扫过那三个完全不将她放在眼中的女人,恨不得不管不顾所谓的仪态脸面,直接上前将这几个讨厌鬼通通扔出去才好。

    可到底出身王府向来高贵惯了,又从来都是人家主动敬着让着她,哪里有什么与人掐架的经验。

    哪怕端着郡主的身份,可怜遇到的都是不吃素的硬茬,接下来更是没几个回合便被呛得毫无招架之力,输得一点都不冤枉。

    一旁看着的世子自然很不满董佩慈同邱水帮着贾如同自已妹妹做对、毫不留情地落了兴城的面子。

    但到底是几个姑娘家间的斗嘴,他一个大男人着实不好意思介入。

    是以,盛云愈发不满地看向罪魁祸首贾如,对于此女更加厌恶了几分,连带着面上也显露了出来,掩饰都懒得掩饰。

    他其实并没看到贾如刚才到底有没有笑,但既然妹妹说她笑了,便是看错了又如何?

    不过是个世家千金,胆敢同堂堂郡主顶撞,这个女人非但太不识趣,而且还愚蠢得可笑。

    分明看到他不悦地目光,还故做不解,摆出一脸疑惑地装无辜,最后更是欲擒故纵地别开眼看都不再看他,真以为他看不明白这点小心思小伎俩?

    贾如哪里知道自己已经莫名其妙的被北疆王世子冠上了欲擒故纵的标签,要是当时有读心术的话,当真会呵呵那种人一脸。

    欲擒故纵?真是脑洞太大太新奇,想得太美!

    “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不应该是给表姐治腿吗?”

    她清了清嗓子,打断众人,理所当然的掌握住这里的主导权。

    而后,也不管众人如何想,径直朝正呆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的大夫说道:“大夫,你治你的,别管其他,总不能因为人晕过去了就耽误治疗。”

    这话说的是道理,又是站在黄瑾儿的角度出发着想,便是兴城郡主也无法反驳,哪怕她明明听出了贾如话里话外暗指她打断影响到了治疗。

    “咱们这么多人全挤在这守着也没用,非但帮不了忙,反倒影响到大夫给表姐的医治,不如先挪步到外间,留两个丫环在这里听吩咐便是。”

    不等其他人发表意见,贾如再次发话。

    而且,她这可不是什么商量,而是直接请以病人家属的名义做出的要求,态度明显强硬得很。

    如此一来,众人也没再有异议,毕竟谁都不会上赶着让人扣上一个有意捣乱、影响治疗的名头。

    兴城郡主亦只得暂时收了揪出贾如真面目的心思,跟着兄长一并先转至边上花厅休息等候。

    与此同时,王府侍卫正好前来向世子禀告马场那边的负责人初步检查出的疯马的情况。

    今日这事到底是不是意外自然要查个明白给出交代,毕竟不仅有人因此而受伤,贾家嫡女更是因此险些丧命。

    若非意外,那这可就是非同一般的预谋杀人,追究起来绝非小事。

    正当贾如竖着耳朵与所有人一般想听清那名侍卫到底都查到了些什么之际,却不想被一道熟悉的吼声径直打断掉。

    “如儿,你怎么样了?可有伤到哪儿?快给爹瞧瞧是不是吓坏了?”

    贾家家主贾清风,声音未落人便已急冲冲地奔了进来。

    他的身后还跟着同样担心不已、面色不佳的贾清明与贾天赐,一时间厅里温度感觉都降低了些。

    贾家这几个男人听说自家小姑娘差点在马场出了大事,当时正好就在一起,顿时全都二话不说,扔下旁人便跟着报信人赶了过去。

    哪怕报信人再三保证四姑娘已经化险为夷,但因为说不清前前后后具体的情况,是以三个大男人在没亲眼见到自家小姑娘真正安好时,哪里可能放得下心。

    至于受伤骨折了的黄瑾儿,倒不是他们完全将之抛之脑海忘掉了。

    而是报信人当时还只知道黄瑾儿摔下马被人给救了,其他有没有受伤甚至骨折之类的压根还没检查到,所以没在意也正常。

    “爹,小叔叔,大哥,你们怎么都来了?”

    贾如瞧着这么大的阵式还真有些哭笑不得。

    可知道家人担心自己,心中还是直分动容,所以连忙起身,主动上前好给他们仔细看个清楚。

    “放心放心,我没有受伤,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们都别担心了。”

    几人将贾如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挨个仔细看了好几遍,确定当真没受半点伤后,总算放下心来。

    但贾清风还是心疼不已,怕女儿被吓到了会有什么不良影响,是以又左一句右一句问了不少问题,生怕少了根头发丝会有天大的影响似的。

    北疆王城不少人都知道贾家人最疼的便是贾如这位唯一的嫡女。

    但闻名到底不如亲眼目睹,特别是贾清风这样的中年大叔宠起女儿来的现场模样,当真是让在场之人目瞪口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